文章吧-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贫穷,绝望,启迪…《我不是药神》在这个炎炎夏日,是一味专门治

当前的位置:文章吧 > 原创文章 >

贫穷,绝望,启迪…《我不是药神》在这个炎炎夏日,是一味专门治

2018-07-05 08:17:06 作者:静心写人生 阅读:载入中…

贫穷,绝望,启迪…《我不是药神》在这个炎炎夏日,是一味专门治

  点击上方蓝字静心写人生,添加关注

  更多精彩故事等你来读

  文/灯下香草

  3号晚上我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动态:看《我不是药神》的整个过程,心里压抑的要死,悲愤憋得我心脏直疼,我恨不得掀翻整个人间重新来过,情与法到底该如何对接?忍到最后,在电影结尾的时候我终于看到了希望……

  这部电影给我带来的震撼前所未有的,各个镜头一直在我脑海里重放。

  4号晚上我又去看了一遍。

  这次再看,我的心情平复了许多,对影片体现主题进行了更多的思考

  徐峥饰演的主人公程勇是个生活社会底层小人物前妻从国外回来和他争夺儿子的抚养权;老爸一直在养老院待着,养老院的护理费都是按年交,他只能给人家点头哈腰地按月给爸爸交护理费;他有个以阳药来维持日常生计店面,就这他连房租都交不起,被房主强行锁了门。

  而后老爸查出得了血管瘤,要动手术,他不光交不起手术费,连住院费都没有,就用他那辆贴着“印度神油”广告的破面包车,把老爸拉回家待着。

  刘思慧的女儿得了白血病丈夫在得知女儿患病的时候跑掉了,她靠在舞厅里跳艳舞挣钱为女儿治病。

  吕受益是在妻子怀孕五个月的时候,查出患了慢粒白血病,一开始的时候他天天想死,但是儿子一出生,他看到儿子的第一眼,他就不想死了,他想等着儿子长大,叫他一声爸爸。

  底层人物困顿,被刻画淋漓尽致

  治疗慢粒白血病的特效正版药价在国内是天价患者大多数吃不起,偶然机会吕受益得知印度生产格列宁只要只花正版药的二十分之一的价格,于是专门上门找程勇帮忙,要他去印度进神油的时候帮他购买格列宁回来。

  可是印度生产的这种仿制药在中国是禁止销售的,要带进来国内只能通过走私。程勇知道这是犯法,本能拒绝了吕受益的要求

  就在程勇各方面受困,贫困无助走投无路的时候,想起吕受益曾对他的托付——从印度代购格列宁的事情

  在中国,正版的德国格列宁售价高达4万元一瓶,慢粒白血病患者只有长期服药,病情才不会恶化,由于价格昂贵,好多人由于吃不起,只有眼睁睁等死。而印度格列宁的药效与德国格列宁的药效毫无差异,但是售价却只有2000元。

  通过考量,从利益角度出发,程勇铤而走险,从此走上了贩卖印度格列宁的道路

  跳艳舞的漂亮女人刘思慧,初为人父的吕受益,屠宰场的黄毛男孩浩子,还有说着一口乡音英语的刘牧师,都成为了程勇贩卖走私药的助手

  程勇的财源也因此滚滚而来。

  然而现实却朝着意想不到方向发展

  程勇也从最初的为了钱而贩卖印度格列宁,到最后演变纯粹为了帮助病人而贩卖格列宁。

  电影中穿插的张长林院士纯粹为了挣钱贩卖普尔息痛加面粉制作的假药,和程勇贩卖的走私来的、和正版药具有同等药效的药物形成反差对比

  程勇后来遭到张长林的威胁,不得不把代理权转给了他,自己去开了一家服装公司,做了守法公民

  直到一年后吕受益的妻子找上门来,他才知道病人们的印度格列宁早就断药了,原因是张长林将500块钱进的药,卖到两万一瓶,虽然比起4万元一瓶的正版药还是便宜了一倍,但是病人们仍然吃不起,好多人放弃了吃药,也放弃了对张长林的维护,张长林被警方通缉,购买走私药的渠道被切断,慢粒白血病患者从此又无药可吃。

  吕受益就是因为断药,病情进入了急变期,做了几次手术仍然控制不住病情的恶化,在护士给吕受益做术后伤口清创的时候,吕受益痛苦叫声让人绝望

  最后吕受益受不了病痛折磨,最终还是选择了自杀。

  程勇从吕受益的死,背上了使命感一般的责任,他又重新走上贩卖走私药的道路,这次,他按500元一瓶的进价卖给病人,只是为了给他们提供帮助,只是让他们能够带着希望活下去。

  在这之前有个关于周一围饰演的警察曹斌的镜头,他拿着一瓶印度格列宁去找局长:“局长,这不是假药,这是真能治病救命的药啊。”

  局长说:“是不是走私来的?”

  曹斌默认。

  局长又问:“进了医疗手册了吗?”

  曹斌无语。

  局长反问:“那还不是假药?”

  曹斌说:“我们追查下去等于断了病人的活路啊。”

  局长义正严辞地批评了曹斌,原话我记不太清了,大概就是法律第一,情大于法的想法不该有,情大于法的事情不能做。

  看到这里,我第一次在情与法之间产生了绝望感。

  程勇是在积德行善,当做善事也要偷偷摸摸地进行的时候,有些法律的存在真的是需要改进了。

  话说这个药品国际版权法,版权法的实施发明人,对生产方,对于正品来源渠道,都起着至关重要保护作用。但是,同样也形成了行业垄断,价格居高不下,药商将利润看的高于人命,特效药却不能真正地做到造福人类

  特效药的发明不就是为了急死扶伤吗?不就是为了帮助人类能战胜病魔吗?为什么不能普及呢?国际版权法的存在,从另一个层面来说,也保护了药商的高额利,和药品轻易被垄断的原因。

  我们看到这里,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大多数人得了癌症还是得死。

  垄断真是可怕的事情,可是仔细想想,哪个行业不是如此呢。

  剧中有个片段,一群“慢粒白血病互助会”的病人被抓,警察想从他们身上查到与走私药贩有关信息,然而没有一个人吐露口风,他们每个人都是印度格列宁的受益者,程勇带给他们的低价药让他们有活下去的希望,他们要保护程勇,他们也是在保自己的命。

  其中有个老太太说的一段话,无不让人动容:“领导,求你个事啊。我就是想求求你,别再追查印度药了,行吗?我病了3年,4万块钱一瓶的正版药我吃了3年,房子吃没了,家人被我吃垮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便宜药,你们非说它是假药,那药假不假我们能不知道吗?那药才卖500块钱一瓶,药贩子根本没赚钱。谁家能不遇上个病人,你就能保证你这一辈子不生病吗?啊?你们把他抓走了我们都得等死,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行吗?啊?”

  病人的愿望简单,他们只是不想死,想活着。

  警察只要放过对药贩子的追查,就是给病人们活路,这是多么残忍讽刺的现实。

  可是法不容情,这是无奈的事实,也是人人都应该遵守的规则

  德国格列宁的生产商瑞士诺瓦公司派来代表,他们要进行合法维护权益,他们的代表在向警察施压,曹斌作为假药专案组的警官,他必须去追查。

  当时买断程勇印度格列宁代理权的张长林被抓获,在被抓之前,他去程勇那里敲诈,管程勇要20万,他还和程勇说:“咱俩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程勇没理会什么蚂蚱不蚂蚱的话,而是给了张长林30万让他跑路。而他,程勇自己,还是要继续铤而走险,为病人们提供走私药。

  张长林看着程勇多给他的10万,以及他知道的程勇将印度格列宁只卖500元一瓶的事情,发表了自己的一番感慨:“我卖了这么多年的药,有一种病是没法治的——那就是穷!你治不好,也治不过来。”张长林的这段话是如此扎心。

  是啊,穷,社会底层全部都是穷人,穷是治不起病的根源,是吃不起药的根源。但是因为穷,就放弃一切希望吗?不是的,总有人带着爱向人们走来,俗话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爱也是一种火,这种爱火可以照亮人们活下去的道路,重燃人们对未来信心

  尽管张长林认为穷病无法医治,但是程勇对病人的爱心,还是洗涤了他的心灵,在警察的审问下,他最终没有供出程勇,程勇是白血病人活着的希望,他不能断了病人的活路。

  我想,电影里如此刻画张长林,是想表达这个曾经唯利是图的卖假药的商人,他被程勇的大爱之心救赎了,在程勇的影响下,张长林终于有了人味儿和担当。

  这期间,由于德国的诉求,要求印度政府方面进行干预,印度的仿制药厂被关停,程勇的低价进药渠道被断。

  但是药厂的负责人被程勇对病人的博爱之心所感动,依旧帮助程勇在印度的零售药店购买,零售药店的价格是2000元一瓶,程勇卖给病人的价格依然是500元一瓶,每个月往里补几十万元。

  程勇从最开始为了赚钱的药贩,到后来为了帮助病人的按进价供药,再到后来自己补钱为病人供药的时候,他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变成了病友眼中的救世主

  记得最一开始他去印度找药的时候,他说中国的好多病人都需要这种药。印度药厂的负责人曾说:“噢,你是救世主。”程勇感觉好笑,急忙替自己辩解:“我不是什么救世主,我是为了赚钱!”

  是的,最开始他只是为了赚钱,直到他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成为了广大慢粒白血病患者的依赖大家不能没有他。

  也是这期间,那个患了白血病,却因为不想拖累家人,而在农村离家出走的浩子,那个得到了程勇的帮助,作为走私药品的受益者,还能有幸活着,作为程勇的助手、愿意去帮助更多病人的20岁男孩,那个听了程勇的劝告,剃掉一头凌乱黄毛的男孩,那个买了火车票准备回家看看的男孩,他上厕所的时候发现了警察的到来,为了保全程勇,他毅然独身开车狂奔,在躲过了警察的追捕后,却被直冲而来的大货车夺去生命

  当看着警察曹斌,抱着浑身是血的浩子在医院里嚎叫的时候,我的心碎了。

  程勇气喘吁吁地跑来,当他知道浩子没了时候,他悲愤至极,眼球几乎夺眶而出,他大声责问曹斌:“他才20岁,他只是想活,他做错了什么?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是啊,想活着是人的本能啊,当人求生的本能变成了一种违法行为存在,那是让人绝望的。

  曹斌没有抓捕程勇,他还到局长那里辞去了对此案负责的职务

  曹斌这样的警察,虽然铮铮铁骨,但也铁汉柔情,他是在矛盾犹豫不决的进退中,完美诠释了情与法的对立与并存。

  可是,在专案组换了负责人以后,程勇还是被抓了。并被以走私罪,贩卖假药罪,判处五年有期徒刑

  程勇的律师法庭上说的话,道出了事实程勇的善意和所有人对瑞士诺瓦公司的质疑:“我的当事人虽然触犯了法律法规,但是一年多来,有近千名的慢粒白血病患者是通过他(程勇)代购的药保住了生命,格列宁在全球定价如此高昂,多少人倾家荡产负担不起,试问,他们这么定价真的合理吗?”

  让被告陈述的最后阶段,程勇说:“我犯了法,该怎么判我都没话讲,但是,看着这些病人我心里难过,他们吃不起进口的天价药,他们就只能等死,甚至是自杀,不过,我相信,今后会越来越好的。希望这一天能早日到来。”

  程勇案件引起了有关部门重视,后来程勇被提前释放,正版格列宁也被纳入了医保

  人们的心终于得到了些许安慰

  2013年印度最高法院驳回了瑞士诺瓦制药公司对格列宁的专利诉讼,印度格列宁转为合法生产。

  多么让人振奋的事情,这种特效药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普及造福人类了。

  2002年慢粒白血病的存活率为百分之三十。

  2018年慢粒白血病的存活率为百分之八十五。

  大家看到了吧,大环境越来越好了,慢粒白血病患者的存活率越来越高了,癌症被治愈的可能越来越大了,关于民生的事情也越来越受重视了。

  好好活着吧,在这个人间到处都是希望,哪怕原本很绝望的事情,因为有了爱,一切都在向着美好的方向发展。

  有幸来人间走一遭不容易,永远不要轻言放弃。

  ——完——

  作者简介:灯下香草,一个用心写作安静女子作品以纪实文学短篇小说为主,偶尔也会用文字表达一下思想情感,她的文字直面人生、揭露人性!她不博流量,不灌鸡汤,不沾黄,不涉污,更不会哗众取宠。她都是把自己经历过的、看到过的、听到过的人和事,用娓娓道来的文字写进公众号——静心写人生,在这个嘈杂的人间,静下心来阅读,你会发现香草的文字里有现代人灵魂所需。

  香草说一下关于投稿的事情:

  来稿请直接发邮箱862553288@qq.com 文章要以人物故事、情感故事为主,必须故事性强,有一定的文学性,静心写人生本身就是情感故事号,散文随笔诗歌之类的不要发,不适合。文章字数不要低于三千字,一旦采用,七天内会有回复,定付丰厚稿酬,从2018年6月18日起,暂定稿酬为500元起步,1000元封顶,稿费数额由文章字数、文采、故事的精彩程度等,多方面考量而定,在稿件发表的当天,发放稿酬。来稿请在文末注明微信号,如果被采用,我会主动联系您,并在微信上给您转稿费,不要加我微信,人太多了,加不上,就算加上了也没用,我多数时间在线。若七天内未收到回复,请自行处理或另做他投。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