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喊疼了岁月
 是谁喊疼了岁月

日期:04-10 点击:2475 好评:145

我和老潘喝酒,是在一个胡同的小酒馆里。夜的幕布還没有铺落下来,夕阳的余晖正用金黄涂抹这个城市。 “喝酒!”老潘的脸已成了红布,但仍端着酒,碰得我的酒杯叮当响。我知道,老潘的母亲刚刚回到乡下去,在城市住院的一个多月里,他几乎衣不解带地伺候。 “...

世上最可怕的两个字(深度好文)
 世上最可怕的两个字(深度好文)

日期:01-01 点击:2170 好评:78

有人说:世界上只有两样东西不能直视,一个是太阳,一个是人心。 而王阳明认为:人心本善,良知自存,是“欲望”二字遮蔽了良知,才让人心变得难以直视。 1 有个画家,想画佛与魔。 他在一个寺庙里,找到一个僧人,发现他打坐的时候,气质清明安详。 于是他邀...

路灯下的父亲
 路灯下的父亲

日期:01-01 点击:1545 好评:57

邻居家的小玲上中学时,正处于青春叛逆期,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几乎从来不跟家人好好说话。因为父亲的脾气也不好,父女之间总是说不上几句话就会吵起来。后来,他们干脆停止了交流,在家里也互相躲着。小玲的母亲屡次向邻居诉苦,大家也只能安慰她,说青春期...

最感人文章:母亲在世的最后三年
 最感人文章:母亲在世的最后三年

日期:12-15 点击:1498 好评:54

内容来源:图文综合自网络 1 全文: 父亲去世10年后,在我的“软硬兼施”下,母亲终于同意来郑州跟着我——她最小的女儿一起生活。这一年,母亲70岁,我40岁。70岁的母亲瘦瘦的,原本只有一米五的身高,被岁月又缩减了几厘米,看起来更加瘦小,面容却仍然光洁...

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

日期:04-13 点击:5430 好评:160

在我小时候,父亲很少和我说话。但他并不是不苟言笑的人,只是他有太多的工作要做、太多的事情要思考,以至在我的童年回忆里,父亲就是一个沉默的背影。这背影对一个孩子来说,充满了威严和距离感。当然有时他也会回头对我笑笑,我那时就会特别开心,觉得自己...

生活并不是一道数学题
 生活并不是一道数学题

日期:02-09 点击:2370 好评:83

1 父母年逾七旬,住在乡下。时不时地,我总能接到二老互相“告密”的电话—— 母亲说,你爸讲不清,平时这痛那痛,其实只要少种点田地,多在家歇歇,就会好点。父亲说,你妈“不知道算”,做什么手工,一日十几个钟头只挣几块钞票,邻居说她眼睛都瞪进去了。...

你在,爸妈不老
 你在,爸妈不老

日期:02-02 点击:2370 好评:71

周五的下班铃一响,我的鼠标急急奔赴左下角,关闭页面。屏幕未灰,手机、平板、笔记本、钥匙都进包了。我站起来,对桌的小陶看我的架势,对我说:“明天又不来加班吗?”“不来。”我斩钉截铁。“真不知你咋想的,回家干活多不方便,在办公室有资源,还有加班...

孝
 

日期:01-11 点击:1215 好评:7

孝心是中华民族美德,孝心是生命与生命连接的链条,一旦断裂,永远无法连接,所以赶快为你的父母尽一份孝心吧! 李密的祖母病卧在床,李密天天侍奉,未曾废离。为了照顾她的祖母,他多次辞官而退,辞掉别人的举荐,只是为了能够侍候,祖母晚年能够安然,他与...

父亲的双手
 父亲的双手

日期:03-11 点击:1652 好评:15

父亲节那天,尽管网上早就开始提醒父亲节即将来临,但我还是忘了问候父亲。写完稿子突然想起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家乡与重庆时差四十分钟左右,知道此时父母早已休息了,于是就没有打扰二老。 匆匆洗漱后准备休息,可本已疲惫的我,却躺在床上怎么也无...

妈妈,已经老了
 妈妈,已经老了

日期:04-28 点击:1995 好评:32

此篇,写给全天下所有的母亲们。 染指经年,岁月的芊芊玉指画出了一个个的圆,生命,本就是一个圆,以点开始,又以点结束。 一代代血脉的传承,如同一个轮回,由小到大,由大...

亲情文章:亲情,特指亲人之间的那种特殊的感情,不管对方怎样也要爱对方,无论贫穷或富有,无论健康或疾病,甚至无论善恶。本栏目整理收集大量的亲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