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日志文章列表 发表日志

21-02-17 06:04

漫漫打工路,浓浓关工情

“李叔,我希凡哥咋不跟我玩I儿了,他干啥去啦?” “ 翔宇,你希凡哥去外地旅游了,过完年回来。等希凡哥回来,再跟你玩儿。” 以上所记,乃是一小男孩与一中年男士的一段对话。其实,中年男士所言并非实言,而是谎言。何出此言?且看下文: 中年男士,姓李

类别: 无分类 | 浏览全文(121) | 好评度(0)
21-02-13 11:05

忘不了这顿年夜饭

芳芳,小学五年级学生,东北那疙瘩人。由于爸爸妈妈远在他乡工作,芳芳与奶奶在一起生活。所以说,芳芳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留守儿童。 春节,特别是那顿年夜饭,对于我们炎黄子孙来说,非常,极其,特别之重要。故此,有团圆饭,团圆年之说。这个年,这顿饭,只

类别: 无分类 | 浏览全文(309) | 好评度(0)
21-01-29 01:12

盼归

在朔朔的寒风之中,在年三十这天下午,在一间低矮破旧的人字房门前,佇立着一位老人。她不时地向南面那条马路上张望,寒风劲吹,吹得她那弯曲得象老榆树一样的躯体瑟瑟发抖,她依然顽強地佇立在那里,执着地向南张望;寒风劲吹,吹得她气管炎开始发作,而且上

类别: 无分类 | 浏览全文(634) | 好评度(0)
21-01-19 07:47

但愿不再“泪蛋蛋掉在酒杯杯里”

“泪蛋蛋掉在酒杯杯里,”这是当下一首流行歌曲里的一句歌词,也是此歌之歌名。那么,何以“泪蛋蛋掉在酒杯杯里?”欲知详情,且看下文。 一位女性情人与她的男性情人,天各一方。強烈的思念之情,令她给他发送了一封封情深意长之短信。可是,他竟无一回复。

类别: 无分类 | 浏览全文(1255) | 好评度(1)
21-01-09 07:02

年画

50年代,我正值童年。我童年的年,大半是在农村老家度过的。那是一个两山挾一沟的地方,可谓穷乡僻壤。可是,在我的记忆里,那个穷山沟的年,总是花花绿绿的。如此花花绿绿,来自那一幅幅年画。的确,只有年画,也只有年画,把那个穷山沟点缀得花花绿绿。 每

类别: 无分类 | 浏览全文(752) | 好评度(0)
21-01-01 07:09

地摊飞出欢乐的歌

每日早晨,必去早市。或购物,或闲逛。乃是当今某些都市人每日之要务。但因我有懒床之恶习,极少光顾早市。可是,那日早晨,我居然一时兴起,力克懒床恶习,前往早市一逛。 我来到一处名为电厂的早市,正值拂晓时分。但见,早市己是一片生机勃勃之景象。即然

类别: 无分类 | 浏览全文(1590) | 好评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