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吧-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躯壳》影评摘抄

当前的位置:文章吧 > 原创文章 >

《躯壳》影评摘抄

2021-01-03 04:43:30 来源:文章吧 阅读:载入中…

《躯壳》影评摘抄

  《躯壳》是一部由大卫·普瑞尔执导,詹姆斯·戴尔 / 斯蒂芬·鲁特 / 乔尔·考特尼主演的一部剧情 / 犯罪 / 悬疑 / 惊悚 / 恐怖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影评,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躯壳》影评(一):来自神秘东方的恐怖力量

考个语文知识,这个片名怎么念?请把拼音打在评论区。

如果你喜欢《遗传厄运》、《仲夏夜惊魂》、《逃出绝命镇》、《我们》这类节奏比较缓慢、没有重口味镜头的“轻恐怖片”,那这部《躯壳》也可以看。整体上故事比较圆乎,导演有故作惊人之语的嫌疑,但手法还算清新。他没有采用那种一惊一乍的传统套路,而是将恐怖、宗教和悬疑结合,因此比绝大多数恐怖片导演略胜一筹。先不论成果如何,光这份心思值得赞许。 抛开故事情节不谈,从影片的立意我们能看出现在美国人在对待东方神秘主义这一点上,已经又变得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上世纪七十年代,美国的嬉皮士一代对东方神秘主义是很向往的,有很多文化艺术界人士在日本、印度、尼泊尔等地寻找佛与禅,其中数史蒂夫乔布斯最广为人知,他一生的审美、饮食、感知世界的方式,都是在印度的短短十个月期间打下基础(部分是得到强化)的。当时的左派、嬉皮士,非常迷恋东方神秘主义,这股思潮长盛不衰,一直到90年代还有人在深切怀念,《小活佛》即诞生在这样的背景下。当然,过于旺盛的热情容易招来多疑之人的猜忌,于是马丁斯科西斯的一部片子遭禁,顺便他本人也永远不能在该国上映他所拍的任何一部电影。

半个世纪来,西方对东方神秘主义从迷醉到借用,从来没有出现过恐惧害怕的情绪,而在本片中,出现了。来自遥远的东方古国尼泊尔的一具千年古尸,阴魂不散,寻找鲜活的肉体求得永年,更可怕的是它还成为一种文化,若有似无地弥漫在大美利坚那些终年不见阳光的地下室墙缝里,用一阵阵阴风蚕食帝国强壮的身躯。背后的隐喻已经昭然若揭。

因此我觉得本片的立意是相当深刻的,导演完全可以再拍个续集,把故事讲得更深入一些,把美国人民内心深处对东方的复杂感情都拍出来。既然你们那儿黑人不能黑,同志不能拆,蕾丝不能撕,那何不拍一些遥远得令人害怕的东西呢?反正那都是同仇敌忾的。

  《躯壳》影评(二):赐予我力量克苏鲁

  

在布市买了五颜六色的布,一块一块色彩缤纷缝合成了一个大布娃娃。

前段的场景是一个恐怖片的正常开头,中间变成了寻找失踪少女下落的侦探片,最后突然变成了克苏鲁,就挺突然的。

很久以前一行四人两男两女登山爱好者在不丹登山时,其中一人过桥之后不幸掉入石头缝里,在石洞中间看见了一个八手骷髅,被其附体,观音实体是需要一个躯壳降临人间的陨落克苏鲁古神。

时间回到现在,已经辞职在家的前侦探X总是在他总是在噩梦中惊醒,片段中有些散落,有些深刻的错,他总是梦见妻子孩子的车祸,梦见一个长廊,一个空落房间的椅子,因为精神不稳定,只能吃精神药片压抑情绪。

X友人的女儿阿曼达神秘失踪,前侦探X主动请缨,帮友人调查失踪真相。阿曼达的屋子里有一张桥梁教会的宣传单,浴室镜子上写着无面人来了。X决定先去阿曼达学校找寻线索,发现只能找到阿曼达的黑人闺蜜Y,Y告诉侦探,阿曼达一行六人听到一个关于铁桥的怪谈之后,于午夜时分到铁桥玩了笔仙游戏。

铁桥怪谈里说,在午夜时分到达铁桥,如果能找到空口玻璃瓶,对着玻璃瓶口吹气,默念无面人之名,那么无面人就会给予回应,在其后一天可以听见无面人的声音,第三天可以见到无面人的真身。

X告别阿曼达去拜访另外四人,结果除了阿曼达,其他的四个人也纷纷失踪。X翻进其中一人的屋子,发现桌子上也有一张桥梁教会的传单。

X收起传单,前往铁桥寻找线索,发现铁桥中间有一个黑色的玻璃瓶,X想也没想,就对着瓶口吹了一口气,吹出了清脆的口哨声。这时旁边树叶无风自动,后面似乎有踩着树叶的的声音从远处传来。X转头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只能继续往桥头走去,走到一半又发现了一个裸露井盖,然后在井下发现了吊着的四具尸体。

报警之后警察告诉侦探,最近有很多邪教出没的案件,很多人不明失踪。

X在回去的路上看到广场有很多人在进行招魂仪式,想起找到的桥梁教会宣传单,回到家在网上搜索,发现这是一个唯心主义的邪教组织,教会宣扬,只要有决心和勇气就能脱离肉身。

这时候阿曼达的妈妈打开电话,问他在哪里,X还没回答,曼妈就进了屋。曼妈给X带了些吃的喝的,问他能不能陪她。曼妈伸出手想抱X,被X拒绝了。X说不能再这样了。

第二天X又在妻儿车祸的噩梦里惊醒,X起床吃了药片,前往警局,得知了阿曼达黑人好友Y被发现在浴室死亡,Y的死因是在浴室里被剪刀戳脸多下致死。侦探和警察一致认同这不是自杀。

X离开警局,只身前往桥梁教堂。教会的接待台先是给了X一张入会登记表。表上有个问卷调查,内容包括:你相信这个世界是真实的的吗?意志是否先于实际存在等等。

X混入桥梁邪教礼拜堂询问牧师有没有见过阿曼达,牧师没有正面回答,反而给X上了一堂邪教传教高级课程。X又去询问其他人有没有见过阿曼达,终于找到了有线索的Z,Z说阿曼达可能去了南方森林分部参加特别培训,邪教组织准备给阿曼达进行升职典礼。

X于是驾车南下找寻阿曼达,在行驶了几小时的森林公路后,在日落时分终于到达了南方森林邪教分部,分布只有几间木屋建在森林湖边。X潜入黑漆漆的木屋,发现了阿曼达一行六人的档案和调查问卷,X还在其中发现了自己的档案夹,这份档案夹是唯一一份红色的文件夹,可是档案里空空如也。

夜幕时分,X看见河对岸,邪教部落围着篝火进行招魂仪式,仪式结束之后,X偷偷撤离,却被大部队撞见,一路小跑上车,被邪教僵尸部队把车窗全部打烂之后,终于逃回市区。

X把档案袋交给警察局长,局长说你不要再管这件事了,你已经不是警察了。X感到了不对,赶紧撤离,去枪店拿了一把手枪、几把刀和手铐。然后开车赶到阿曼达妈妈家里,叮嘱她这几天不要回家了,找个安全的地方躲几天。

X开车把曼妈送到酒店,曼妈上楼之前,X问曼妈,阿曼达知道不知道他两的事,曼妈笃定的说阿曼达什么也不知道。曼妈说以前的事就忘记吧,不要多想。

第三天清晨,X依然在噩梦中醒来,这次X犹豫了一下,没有吃药片,而是戴上了药片旁的婚戒。X继续前往教会调查,在教会图书馆里发现了第十四传教文档,里面有他妻子孩子发生车祸的新闻,他的学校毕业证书,和他所有的信息。X看完后回到教会门口盯梢,跟着Z上的车一路到了医院,X发现Z一伙人在医院向一个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干瘦老人下跪。

X趁Z独自一人时,把Z拷到后座,开到无人的地下通道,问Z那个老人是谁。Z说他是桥梁,是一切的信息源头,而其他人都是接收者,X问什么是接收者,Z说地球上所有人都是信息的接收者,还反问X他在梦里难道不是也接收到了信息吗。

X再次前往医院,问女护士这个老人是谁,什么时候来的,护士说老人没有名字,在她工作前就已经住在这里了。

X进入病房,发现阿曼达在里面给老人修剪胡子,阿曼达看到X进来,说你终于来了,你和我妈妈的事我早就知道了,我什么都知道,神什么都知道,而这个老人就是神的寄主,是一切的桥梁。X失去了耐心,给曼妈打电话,说他找到阿曼达了,可是曼妈听了电话之后,问他是谁,阿曼达又是谁。

这时阿曼达说,你还不明白吗,你是我们找来的下一个古神寄主,因为上一次找到的寄主失败了,我们发现失败的原因是我们要找一个有强烈愧疚的寄主,于是,三天前,你出生了,带着你妻儿死亡的梦出生了,在偷情的时候出了车祸让你只能带着愧疚活下去。X听着一阵晕眩倒在地上,阿曼达贴着X的耳边说,你在加州出生,你是个退休警察,是不是?

X逐渐失去意识,他发现自己来到了邪教教堂,他想要逃离,却发现自己来到一个长廊,长廊的尽头是一个空落的房间,房间中间有一把椅子。这时候,房间的墙壁塌落,落出里面的病床,和病床上的老人,他看着老人,老人突然化身为一个黑影扑向他,他疯狂的逃离,对着黑影开枪,可是黑影还是扑倒了他,昏迷前他看到黑影是一个八爪章鱼,喷出墨汁涌向他的嘴中。

醒来的时候他在一件病房里,他走下床,推开病房的门,医院的医生护工们见到他,纷纷向他跪了下去。

  《躯壳》影评(三):谈谈电影核心设定「Tulpa」秘术

  

《躯壳 The Empty Man》这个故事乍一看是讲了一个叫“空心人”的怪物,但所谓的“空心人”,其逻辑源自于底层设定「Tulpa」。

Tulpa 是源自于 Tibet 的一种秘术,意指通过强大而持续的想像力,来物化一种理应只存在幻想世界的事物。也就是说,可以将幻想的东西投射到现实里。

类似的作品有动画《虚构推理》,同样是通过想象力,将一个幻想事物带到现实世界里。

虚构推理 (2020)7.62020 / 日本 / 剧情 动画 悬疑 / 后藤圭二 菅原静贵 吉田理纱子 山内东生雄 / 鬼头明里 宫野真守

在《躯壳》这部电影里,那群高中生无意间使用了 Tulpa 。

他们创造了一个都市传说,“在大桥上捡到空瓶子,对着瓶子吹,想着空心人,就能见到它”。而且这个都市传说里还详细地划分阶段,比如第一天会怎样,第二天会怎样……

强大的信念和都市传说的加成,让这个意念造物「空心人」越来越强大。

当然,这只是电影创作而已,在现实生活里,Tulpa 却并非这么不友善的存在。

——没错,我提及到了“现实生活里”,Tulpa 的确在现实世界里存在,并且这种秘术可以进行学习。

(*以下内容引自「Tulpa 吧」)

对于Tulpa创造过程及其多样性,以及这个现象在心理学上和神经学上的原理,有很多种解释。目前没有办法确定Tulpa的实现原理究竟是什么。

只有在自己的主观意识里才能看到Tulpa。也许唯一科学地“证明” Tulpa 的方法只有使用昂贵的 fMRI (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或 EEG (脑电图扫描)仪器才能发现。

如果你对这个现象产生怀疑,你可以观察拥有Tulpa的人,看一些进度报告,然后自己判断Tulpa是否存在,并且自己总结出Tulpa的原理。

支持Tulpa的一项有力证据是,成千上万的人尝试过创造Tulpa、而且他们完全(依然是主观地)相信这个现象。

Tulpa 并不不危险,因为在同一个大脑里生活,使得你们能理解对方的感受并接受彼此,好好相处对Tulpa和宿主都是有利的。

大部分情况下,宿主和Tulpa是亲密的朋友。就和任意一种私人关系一样,任何分歧都可以通过交流解决。即使有交流后也无法解决的问题(极少),Tulpa 也不会强制移动你的身体,除非你允许它们。

Tulpa们不能在物理上伤害你,也极少有例子显示它们会想这样做。Tulpa不过是普通人,你可以像面对普通人那样解决任何冲突。你不应该在意见不统一或者争执后放弃你的Tulpa,你应该尽全力把事情重新做好。

Tulpa 并不是人格分裂,那些精神问题通常是由遗传 / 经历创伤造成。

这些症状的人经常不自主发作,而且他们不能控制这些症状的发生。有些患者会失去知觉,被另一个人格取代,整个过程是不可控的。但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有Tulpa的人身上,你可以选择倾听你的Tulpa或者无视它们,甚至即使你把身体交给它们控制,你也不会失去知觉。

对于Tulpa的成长,你有强大的控制力,所以最后和你待在一起的那个人会是你喜欢的性格。Tulpa却是良性、自愿的。如果你正确地接触Tulpa这种现象,它们会用陪伴和友谊改善你的生活。大部分情况下,创造Tulpa都没有问题。

一般认为,Tulpa可以做任何宿主能做到的事,但仅此而已。

Tulpa 是人类,就和你我一样,有着一样的局限与潜力。Tulpa 天生适合做一些宿主无法做到的事(比如把自己完全融入幻境里)。Tulpa 可以帮助你回忆或者事情,但他的帮助远远不如你自己在这个方面努力。

Tulpa 能够自主思考,他们有自己决策的能力,还有自己的爱好、观点和喜好。这些都可能和你自己的有很大差距(不管他们是否与你相像)。他们可以交谈,并且维持自己。他们存在于意识中,所以他们可以轻易地和脑海里的其他意识交流,例如他们的创造者或者占据同一个身体的其他Tulpa。

Tulpa 可以通过一些方式和身体外的事物或人进行沟通。例如,一个宿主向别人传达Tulpa说的话,或者直接让Tulpa 控制自己的身体。Tulpa 的形体存在于想象中,它们以此作为自己的形象。这个形象可以在创造初期选定,或者让它在潜意识和人格的影响下自然生成。

Tulpa 通常都会认为那个形象就是自己,但它们可能会想要改变形象。这些改变不止于一些微小的变化,有时候整个外观都会改变。形象使得Tulpa 可以使用视觉上的互动,比如身体语言,表情等。这个形象可以在心眼或是幻想里看到,也可以通过训练后以幻觉的形式被宿主的肉眼看到。

总而言之,Tulpa 是一种独立的意识,它通常用一个形态代表自己,被某个人创造出来并当做精神伙伴。创造的理由是多种多样的。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读者发表的读后感】

查看《躯壳》影评摘抄的全部评论>>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