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吧-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靠严惩潘金莲,能不能解决西门庆泛滥的问题?

当前的位置:文章吧 > 哲理文章 >

靠严惩潘金莲,能不能解决西门庆泛滥的问题?

2021-03-16 16:22:49 来源:维罗阳光 阅读:载入中…

  以下文章来源于海边的西塞罗 ,作者海边的西塞罗

  

靠严惩潘金莲,能不能解决西门庆泛滥的问题?

  这么不正经的男女关系里

  咋会有这么多“正经人”

  01

  《水浒传》是本对女性很不友好的书,但读它的时候,你依然会感叹,某些女性本能去把握一个时代的“潜规则”,往往比男人用理性去把握准的多。

  你看宋江在外面包养的那个小三,阎婆惜,有一次得了这黑厮的昭文袋,知道他私放了晁盖等人,就想敲诈他一笔,实现财务自由,跟情郎张文远远走高飞。

  宋江跟她好一顿政治正确教育:我可没拿他们的钱啊,我是及时雨、讲义气啊,我身为大宋公职人员两袖清风啊,balabala……

  人家阎婆惜咋回的呢:

  “可知哩!常言道:公人见钱,如蝇子见血。他使人送金子与你,你岂有推了转去的?这话却似放屁!做公人的,那个猫儿不吃腥?阎罗王面前,须没放回的鬼!你待瞒谁!”

  图片

  而看过这段的中国人,恐怕都觉得阎小姐搞敲诈的整体思路还是对头的:

  宋江说他确实没要晁盖的钱,他说的只是一个“个体真实”。

  阎小姐说你们公人怎么可能不贪钱?她说的是一种“社会真实”。

  个体真实从来没有社会真实有说服力,俩人谈不到一块去是肯定的。

  在江湖上混了那么多年,宋江恐怕心底里也认同“公人”应该贪财,自知说服无望,于是只好“坐楼杀惜”。

  图片

  其实细看《水浒传》,“公人”算是搞不正当男女关系的重灾区,意志稍不坚定一点就会犯错误。

  比如后来潘金莲要出轨,首选的对象也是武松而并非西门庆。

  武松是什么人?阳谷县都头么。都头是什么官?县公安局刑警队队长么。

  得亏武松“不近女色”,要不然真跟潘金莲勾搭成奸,哪天给她介绍个“辅警”的工作,那《水浒传》可就从武侠小说,上升到魔幻现实主义高度了。

  图片

  《水浒传》所反应的那个古代社会,是一个官本位社会,而官本位的逻辑就是有钱斗不过有权的,抓住权也就抓住了钱,有了权也就有了钱。

  这个道理不仅男人懂,女人更懂。

  你看西门庆那么横,上下使银子,想把害死武大郎的事情瞒过去。武松这个小小的都头一回来,他立刻就玩儿完了——这说明潘金莲用女性本能做的最初判断是很准的:

  即便要搞不正经的男女关系,也得优先选个有公职的正经人,至少保险些——要是武松肯接受他嫂子的腐化,过上两年,可能武大郎的便宜儿子都上街打酱油了。大家会过的很平和。

  于是这种社会里,正常的利益输送链条就应该是这样的:宋江、武松这样的“公人”用他们手里的权力,从晁盖、西门庆这些黑白两道的大佬那里榨钱。然后阎婆惜、潘金莲再从这些“公人”的手里,靠出卖色相获取利益。这是这种社会里经常发生的事。

  只可惜施耐庵老先生为了创造剧情冲突,外加他仇视女性,故意让这些链条从一些匪夷所思的地方断掉了:宋江居然不贪财,武松居然不近色!

  于是,原本顺畅的“产业链”就断了,两个美丽的女人送了命。两个不走寻常路的“公职人员”,则去了他们在那个时代更该去的地方——梁山。

  02

  不过,这套在旧时代小说中没写通的产业链,居然在现代真实社会被弄通了。这就是这两天被热议的江苏女辅警案。

  据江苏连云港市灌南县人民法院于2020年12月发出的一份判决文书显示:原女辅警许某在职期间同时或者不间断地与9名公职人员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并以自己家人找被害人闹事、买房、怀孕、分手补偿等为由,抓住公职人员害怕曝光后影响工作、家庭、名誉的心理,先后敲诈9人共计人民币372.6万元。从判决书中陈述的事实,涉案的警察有公安局副局长、派出所所长、医药保健部门关键岗位的重要人物。

  我看到这个案子的第一反应,是这位许姓女孩的胆子真大。

  阎婆惜当年试了一次就送了命的勾当,这女孩居然干了九次才翻船——其实是十次,因为其中有一位“受害者”被“敲诈”后竟又去吃了“回头草”。

  而且被她“敲诈”的受害人还不都是宋押司那样的笔杆子,有不少是“公安局副局长、派出所所长”这样的执法部门的关键人物——简而言之,个个都是武二郎的加强版。

  找这么狠的角色“敲诈”这么多钱,许小姐干的真是刀头舔血的营生啊!搁在《水浒传》那种对女性极不友好的世界里,她肯定死的连灰都不剩了。

  但许小姐却活了下来,还挣了不少。

  那就只能有两种解释了:

  要么,是许小姐真的“艺高人胆大”,天生就有敲诈男人的奇才。从十几岁第一次遇上这档子事儿开始,就工于心计、手法熟练,把一众年长她十几到几十岁的当地权势人物,熟练玩弄于股掌之间。

  要真如此的话,我看许小姐不仅是花中艳魁,还天生洞悉人性,是敲诈犯中的战斗机。建议狱中可以补个金融学位,出狱以后可以直接去华尔街上岗了,索罗斯、巴菲特携全体华尔街之狼为你点赞。

  图片

  要么,这种“敲诈”的行为,实则就是变种的“包养”,男人养这女孩做多长时间的情人,然后给一笔钱了事。名为赔偿,实为嫖资。双方心照不宣,你情我愿,所以多年相安无事,甚至还有回头客。

  然后某一次嫖资没谈拢,终于东窗事发。

  我们甚至可以猜测,许小姐的“艳名”应该是在当地做出了一定品牌,要不然你无法解释,小小的一个县里、圈子高度同质化的同一群男人,为什么能在同一个女“敲诈犯”身上集体“回回都上当,当当都一样”?

  宅男们看个小电影,还知道互相提醒一下哪位“老师”是“照骗”和“封面党”呢!领导们,你们养个小三,都不知道事先互通个信息,普及一下谁可能是女骗子的吗?

  但从灌南县人民法院一审的结果来看,法院显然采信了第一个故事——代价是把涉案的所有男性“受害者”都说成了弱智加窝囊废。

  据说他们十年如一日的,被阴险狡诈的女案犯,抓住了同一个要害予以敲骨吸髓——要知道,灌云县是整个江苏省都出名的穷县,人均年可支配收入刚突破两万。女孩能在十年里从九个公职人员那里敲出372.6万元来,这帮“受害者”岂不个个早都倾家荡产了?你们这也能忍?还能安心当“敲诈犯”的上司,彼此相安无事?

  所以,这个故事虽然写在了法院公文里,但却是难以服众的。

  但凡有点常识的公众都觉得第二个故事更可信些——法院所谓的“敲诈”,其实就是变种的“包养”。

  但这样一解释,当地的社会风气就很堪忧了。

  如果第二个故事是真的,那就说明《水浒传》里所反映的那种“官本位”逻辑,至少在事发的当地仍有极大残余——社会的大多数资源,是围绕权力多寡来分配的。

  要不然你无法解释:当一个有些姿色的女性在当地想通过被包养获利时,前来“消费”她的那些“客户”,为什么绝大部分都是公职人员?

  在一个穷县里,这么多“公职人员”哪儿来的这么多闲钱?这背后又是个什么样的权钱生态圈?

  这些问题,想想就让人觉得有很多故事可挖。

  另外,灌云县法院的一审判决,对许某可谓十分严厉,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决许某有期徒刑13年,没收所有非法所得,并处罚金500万元,还要求许某在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向法院一次性缴清。

  排除有人借机挟私报复的可能性,我们很愿意相信这个判决是旨在澄清社会风气,维护公序良俗。

  但我们得提醒一下,这个案子应该避免搞成那种“只惩淫妇,不问奸夫”的封建传统戏码。

  需知“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潘金莲会出轨,本质上是因为有西门庆愿意包养她。

  潘金莲没了西门庆就不是潘金莲,而西门庆即便没了潘金莲,还可以有吴月娘、孙雪娥、李瓶儿、孟玉楼……

  不好意思,《水浒传》那个同人本研究的多……

  总之,不把某些在地方上作威作福、甚至已经混入体制内的“西门大官人”清剿干净,光严厉惩处一下某个潘金莲,你觉得会有用?

  你说你这个有用,我说你这个没用。

  别跟我扯什么“化劲儿”和“四两拨千斤”。传统扫黄是讲究“捉奸捉双”的。

  我们的社会,至少要比那时更讲武德。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