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吧提供的右派相关的好文章推荐阅读

关于右派的文章

文章吧网站精心整理的有关/关于右派的精品文章,本列表文章来源于文章吧网站和用户投稿,更多好文章,经典文章,心情随笔,尽在文章吧.
 右派 国家读后感10篇

右派国家读后感10篇

日期:2018-07-08 05:34:01 点击:172 好评:0 作者:

右派国家》是一本由[英]约翰·米克尔思韦特 / 阿德里安·伍尔德里奇著作,中信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52.00,页数:416,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右派国家》读后感(一):例外的美利坚:保守主义的价值逻辑...

 鸭子弯弯的眼,是鸭子微微的笑

鸭子弯弯的眼,是鸭子微微的笑

日期:2016-09-18 09:58:02 点击:461 好评:10 作者:黄小平

作者:黄小平 文革期间,有一位画家被打成右派。 他被下放到农村放鸭子。所有的人都看不起他,他受尽了别人的冷眼和嘲讽。那时,他彻底绝望了,感到自己走到了生活的尽头。一天,他悲伤地坐在池塘边,看着水面的鸭子,突然,他眼睛一亮,发现鸭子的眼睛都是弯...

 褚时健的故事

褚时健的故事

日期:2015-11-08 07:59:54 点击:2877 好评:63 作者:泡泡西社区

生于1928年的褚时健出生在一个农民的家庭。 1955年27岁的褚时健担任了云南玉溪地区行署人事科科长。 31岁时被打成右派,带着妻子和唯一的女儿下农场参加劳动改造。 文革结束后,1979年褚时健接手玉溪卷烟厂,出任厂长。当时的玉溪卷烟厂是一家频临倒闭的破烂...

 随遇而安

随遇而安

日期:2016-07-29 05:48:54 点击:735 好评:7 作者:汪曾祺

我当了一回右派。真是三生有幸。要不然我这一生就更加平淡了。 我不是一九五七年打成右派的,是一九五八年补课补上的,因为本系统指标不够。划右派还要有指标,这也有点奇怪。这指标不知是一个什么人所规定的。 一九五七年我曾经因为一些言论而受到批判,那是...

敖乃松的遗言

敖乃松的遗言

日期:2014-08-16 21:46:34 点击:726 好评:8 作者:从维熙

他名叫敖乃松(著名摄影家敖恩洪的长子--编者注),上海人,曾就读于南开大学物理系,因给单位领导提了几条改进意见而被打成右派。 此君本是改造中的积极分子,他之所以结束自己的生命,很大程度上是出于他的自悔。据知情人告诉我,敖君昔日曾有过误伤同类的...

埃里克·霍弗名句欣赏

埃里克·霍弗名句欣赏

日期:2018-03-13 22:02:07 点击:251 好评:1 作者:埃里克·霍弗

1、同样道理,沙文主义者的对立面不是卖国贼,而是理性的公民,他们对殉道和英雄身段毫无兴趣。卖国贼一般都是狂热者,他们投身敌营,是为了加速一个他们所恨的世界的倾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很多卖国贼都是大右派。在极端的国家主义与叛国行为之间,看来只...

画一扇窗,给自己光给自己希望

画一扇窗,给自己光给自己希望

日期:2017-09-22 06:18:29 点击:384 好评:1 作者:黄小平

文/黄小平 一 文革期间,一位画家,被错划成右派,关进了牢房。在牢房的墙壁上,画家画了一扇窗。 文革后,画家被平反,有人问他,为什么当时要在牢房的墙壁上画一扇窗呢?画家说,在阴暗的牢房里,他画一扇窗,是让光照进来,让自己看到光;在窄小的牢房里,...

最新的《六千万法国人不可能错》经典句子

最新的《六千万法国人不可能错》经典句子

日期:2018-12-08 23:23:01 点击:36 好评:0 作者:她道-伯努瓦·纳多,赖

1、我们住在法国地到间,政府正处于有史以来最长的同居地到,中后说统来自右派,个年中后说对第来自左派。 法国人说联合政府 使国家家打这法治对第,政治渺小,政治家们讨好人,联合治对第不可能上西就使权用对。 按变样大小们的观点,政治家自要该拥有权用对...

《六千万法国人不可能错》经典语录

《六千万法国人不可能错》经典语录

日期:2018-11-27 20:10:02 点击:31 好评:0 作者:她道-伯努瓦·纳多,赖

1、我们住在法国地到间,政府正处于有史以来最长的同居地到,中后说统来自右派,个年中后说对第来自左派。 法国人说联合政府 使国家家打这法治对第,政治渺小,政治家们讨好人,联合治对第不可能上西就使权用对。 按变样大小们的观点,政治家自要该拥有权用对...

郎咸平名言

郎咸平名言

日期:2018-11-09 19:21:01 点击:38 好评:0 作者:郎咸平

1、目前我们的改革到了什么地步?我们只要打着市场化的招牌,就可以无恶不作! 2、如果没有规则,金融大鳄进来之后,一定是以大欺小、以强欺弱。 3、我认为,真正能赚钱的好项目,应该由我们全体老百姓来做 4、中国左派经济学家没水平,右派经济学家没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