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吧-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真实故事《我们和爱情差了一套房》

当前的位置:文章吧 > 经典文章 > 经典美文 >

真实故事《我们和爱情差了一套房》

2018-01-13 00:45:50 作者:草木一春 阅读:载入中…

真实故事《我们和爱情差了一套房》

  1.

  昨天在商场遇见了她。

  最终她也变成了我们曾经嗤笑的家庭主妇形象年轻时的窈窕身材变成了中年的臃肿;往昔恰如飞瀑的长发,如今干枯成凌乱的马尾;穿着一件不知什么牌子的土外套,腿上紧绷着似乎要爆开的牛仔裤;踢拖着一双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豆豆鞋。

  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娃娃。

  我站在服装店门口看着她。我是很想叫一声她,可是我不敢,我害怕。

  我想呼唤一声她的名字,那个曾经呼唤过无数次,梦里呼唤过无数次的她的名字,感觉就是在嘴边了,却是怎么也喊不出来。我努力的想,努力的想,努力的想,她叫什么名字?

  她到底还是乘电梯上楼了,我站在原地,呆呆的注目着。

  我们有多长时间没有联系了?三四年?七八年了吧!

  如果当初没有一时糊涂,打掉了孩子,我们可能早就结婚了吧!

  如果当初不是她爸妈执意要求我在蚌埠市买房子,我们可能早就结婚了吧!

  如果当初我们不顾一切地私奔,我们也可能会结婚吧!

  然而情非所愿,童话故事里的情节并没有发生在我身上,我们的爱情,最终也只是独自幻想美好结局

  2.

  遥想那一年也是在冬季,深夜病痛难熬,拖着疲惫身体打的去诊所吊水,遇到了同样是独自吊水的她。毕竟一个深夜独自去看病的人,遇到了另一个同病相怜的人,互相照顾,聊天消遣,彼此都是惺惺相惜的感觉。

  认识不到半个月,就发觉自己脑子里整天想的都是她。想她说过的每一句话,想她的每一个动作,吃饭的时候想她,睡觉的时候想她,工作的时候也在想着她。

  某天一起看完一场电影,走在路上,我手揣在口袋里,内心挣扎了许久,终于下定决心

  我小声的说:“梁梦琳,我好像已经喜欢上你了。我每天都在想你。”

  她听到后嬉皮笑脸着说:“这句话你到底对多少女孩子说过呀?”

  “你是第二个。”

  “还不错,那……第一个是谁呀?”

  “是我家的猫,它的名字叫小贝。”

  她听了后,“噗嗤”就笑出了声。

  不知为什么,我从心底里冒出巨大勇气,一股热流涌上脑门,我从她背后一下子就抱住她。嗅着她头发散发的香味,我在她耳旁轻轻地说:“你做我女朋友不好?我好想跟你谈恋爱。”

  她没有说话,只是害羞地把红到发烫的脸埋地很低很低。

  我们就这样开始了一段刻骨铭心恋情

  3.

  某天深夜,我从外地出差一周,连夜赶到合肥。原定的安排是隔日与两个同事一起启程的,但是我对梦琳的思念已经憋到快要发狂的地步。刚散完会,我就匆忙收拾行李,迫不及待地去火车站买了票,等到了合肥已是凌晨两点。正值隆冬,寒夜里又下起小雨,梦琳坚持要来接我,我拗不过她的固执性子,只好叫她在火车站旁找间宾馆住下等我,谁料到了出站口,我从老远就看见她举着雨伞缩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我的眼泪在那一刻决堤,发誓这辈子一定要疼她爱她让她幸福一辈子。

  那段日子,两个人就像是融化的蜜糖一样,整天整天腻在一起,谁也离不开谁。

  4.

  时间一眨眼就到了元旦。

  我和梦琳再三商量过后,选了个双方都有空的日子,满心欢喜地带着见面礼去她家见她的父母家长

  寒暄过后,伯母就问我“你家在蚌埠市有没有买好房子?”

  我说,“我跟梦琳工作都在合肥市,我家会在合肥市买房子。”

  伯母脸上明显不悦,“那不行,我们两家相隔一百多公里,来回都不方便,我就这么一个丫头,将来我跟她爸有个什么事谁来照顾我们?你俩在一起我不反对,但是如果你们想结婚的话,你家必须把房子买在我们蚌埠市。”

  回家我就跟爸妈说了这件事,我爸妈坚决不同意。

  “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她家想招个上门女婿还要自己带一套房子?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于是,我跟梦琳各自做父母的思想工作,费尽周折,双方意见还是没能达成一致

  没想到蚌埠一别之后,竟是无缘再见。

  梁梦琳的爸妈给她在蚌埠托关系谋了份好工作,从此不再让她来合肥了。

  于是,我们两地分离,为了家长的意见又是各种争吵,互相埋怨,彼此都疲惫不堪,再没有了往日的甜蜜

  终于在爆发一次争论过后,她提出了分手,我沉默了半晌,只是挂断了电话

  等几天过后,冷静下来再打她电话,已经打不通。期间给她发了无数条讯息,她也没有回复过一个字。我知道我们已经回不去了,曾经一起幻想过的美好生活,已经变得支离破碎

  从此我变得意志消沉,不爱说话,只是整日抱着吉他。

  隔年五月的某天夜里,熟悉的电话再次响起,是梦琳打来的。

  “你还好吗?”

  “我不好。你怎么样?”

  “我爸妈不让我去合肥,也不让我再联系你。”

  “是吗?腿长在你身上,难道你爸妈还能把你绑在家里吗?”

  “我能怎么办?难道我不要我爸妈了吗?”

  我没有说话,只听到她在电话那头小声地啜泣。

  沉默良久,梦琳说:“我明天要结婚了。”

  听了之后,我心如刀绞,泪水再也忍不住,“是因为他在蚌埠买房了吗?”

  “我不爱他。”梁梦琳在电话那头泣不成声,“但是我想忘了你。”

  从此梁梦琳的电话我再也没有打通过。

  当天夜里,我从家里逃了出去。买下一班的火车票,火车带我去了北边。

  5.

  北边的城市陌生的城市,一待就是几年。逢年过节,身边的人都回家的时候,就显得格外冷清。独自漂泊在外,经历了很多,也成长了很多。想起往事,虽然依旧心有不甘,但是也渐渐释怀了。也能站在父母的角度事情,毕竟爱情只是两个人的事,但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胳膊肘如何拧得过大腿?不受祝福婚姻,即使一意孤行,想必也不会幸福吧。我是这样安慰自己。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房产在国内也是炒得炙手可热。身边的人,不管老的少的,无一不在讨论这个话题。有的人四处举债,不惜一纸合同为奴三十年也要买套房,而有的人一夜暴富,只因拆迁分了几套房。而我对房子似乎从来不感冒,偶尔有人问我有没有买房,我只是笑笑,不置可否

  买房和结婚,对我已经是深藏在内心深处不可触及的痛,这种痛楚就好比是女人的大姨妈,或者是男人衬衣上的头发茬子,很难去跟一个旁观者解释清楚,只有痛过的人才有切身体会。有时候你越是想把一件事情说地深刻,越是会发觉文字是最浅显的表达,最后只得作罢。

  然而时间会冲淡一切记忆伤口也总是会慢慢愈合的。

  年轻时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冲动,在各种利益关系中变得麻木。廉价的爱好像对谁都可以轻易说出口,变得一文不值。人们谈论的更多的是爱情的价格,约会要花多少钱、旅游要花多少钱、礼物要花多少钱、钻戒要花多少钱、房子要花多少钱……

  在这样一连串的账单下,所有的冲动都变得理性了。

  6.

  升起的还是那个太阳,但吹过去的早已不是那阵风。年少时的梦想已泯然埋葬在生活的琐碎中,唯一无法改变的,是那些已经过去的事。对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之后,爱,我已经不会那么轻易说出口。

  我也曾经幻想过无数次,如果再次相遇,会是什么样的开局?

  我会不会不顾一切地冲过去紧紧抱着她不愿放手

  我会不会一遍又一遍在她耳边说着我爱你

  我会不会一遍又一遍地吻她,把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吻都给她,把相思都给她。

  我会不会痛哭流涕,站在原地狠狠地咬着自己的手指,咬到鲜血直淋,浑身发抖无法自已。

  可是,谁能料到,无数次在心里的彩排,无数种场合,无数种对白,在我真的遇见她的时候,我竟然选择了怯懦的逃避

  因为我明明看见她抱着孩子笑的那么开心。我看的真真切切,就跟当初抱着我时的笑容是一样的。

  再次见到她的时候,我确信我是爱她的。

  “梁梦琳,我爱你。但是我若买房,却不能署你的名。”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