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吧-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有关李零的美文美句摘抄

当前的位置:文章吧 > 经典文章 > 经典语录 >

有关李零的美文美句摘抄

2018-04-07 22:36:58 来源:文章吧 阅读:载入中…

有关李零的美文美句摘抄

  ●人穷也得有根打狗棍。先解决挨打,再解决挨饿。这是当年的硬道理
然而,棍子代价太大。乞丐和龙王比宝,越比越穷。 ----李零《花间一壶酒》

  ●苏联不是被外部的武力所消灭,而是被它所培养党员所消灭。他们,很多都是白眼狼,特别是身居要职的党员,更是“共产主义掘墓人”。他们把苏联积攒的财富分光吃尽,然后宣布“告别革命”,摇身一变,号称自由主义者。从“政左经左”到“政左经右”到“政右经右”,是其演变的一般轨迹。 ----李零《何枝可依》

  ●人对自己不喜欢东西,往往最不了解;最不了解,也就最没有发言权。 ----李零《丧家狗》

  ●历史比较,常有错位。“天涯共此时”,只是个手表上的概念。同一时间下的人可以有不同的历史,不同时间下的人可以有共同的历史。只有把空间要素加进来,时间才会变得生机盎然丰富多彩。 ----李零《何枝可依》

  ●所有制的形式原文“所有制”一词(Eigentum),本是法学术语,有时也译为“财产”。但在《费尔巴哈》章中,作者借用这个术语表示的却不是法学意义上的财产关系,而是作为总体含义经济关系。作者从几个方面规定了这一术语的含义:1)它是由“个人劳动材料工具产品的关系”所决定的“他们相互之间的关系”;2)“所有制的形式”同时还是各种生产方式如“农业劳动、工业劳动和商业劳动的经营方式”;3)“分工发展的各个不同阶段,同时也就是所有制的各种不同形式”。 ----李零《何枝可依》

  ●1949年后,海淀有三所大学有名:人大、北大、清华。北大偏文理,清华偏工科,是老牌大学。人大偏社科,是革命大学。我是人大院里长大。人大地位很高,正校长是吴老吴玉章。吴老参加过辛亥革命,是延安五老之一。它的副校长,胡锡奎6级,聂真(聂元梓的哥哥)6级,邹鲁风7级,资格都很老。但人大建在荒地上,荒草萋萋,坟头林立。胡锡奎是实际上的一把手。他住林园1号楼。只有他在楼下安了个锅炉,有热水通家里。这是唯一的特殊化。郭影秋从南大调来,一定要住平房(当时和现在不一样,是以楼房为贵)。他们都以艰苦朴素为荣。“文革”前,人大一直不盖楼,跟北大校园没法比。 ----李零《鸟儿歌唱

  ●民国时期是个天下大乱的时期,根本不像现在人吹的,简直是黄金时代。天下大乱,最最倒霉是谁?是老百姓,不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不舒服,也跟老百姓没法比。你不能把全部历史都写成知识分子的受苦受难史。即使“文革”也不能这么讲。当时谁都知道,首当其冲是老干部,知识分子顶多是陪绑。更何况,整知识分子的,很多也是知识分子。 ----李零《鸟儿歌唱》

  ●基督徒如果生时虔诚,死后一定能进天堂吗,这个问题自我们无神论者看是不能回答的。其实如果能够回答的话,问题恐怕便多了。谁能保证死后的审判一定是公正无私的呢?万一我们竟发现人间黑暗也被带入天堂,而死后面临的审判是不公平的,竟然有托人情走后门拉关系这种情形发生,那么虔诚的教徒会作何感想呢? ----李零《鸟儿歌唱》

  ●治病是场持久战,归根结底治不好人体自身有免疫力细菌病毒也有抗药性,消灭细菌和病毒,也就消灭了人本身. ----李零《花间一壶酒》

  ●革命是个社会矛盾释放过程,释放出来的毒素,当然有专制。它引发的乱局,也是新专制主义的温床。以毒攻毒,此事太正常。 ----李零《鸟儿歌唱》

  ●交往。这个词的德文原文(Verkehr)本义是交通交际往来,但也可用为商业、贸易等义,作者把它当作英文“commerce”的对应词汇,后者本义是商业、贸易,但也包含交际往来之义。马克思和恩格斯后来使用的“生产关系”一词就是从这个词演变而来。但在本书中,这个词和后来的“生产关系”一词还不完全一样,除指一般生产关系和社会关系外,还特别指狭义的商品交换,是个双重含义的词。 ----李零《何枝可依》

  ●西方的历史,无论是本国的还是海外的,都是以强硬的、野心勃勃大国们为争夺控制权而展开的竞争中心,在竞争中,残忍者、革新者和果断者取代了自满者、模仿者和优柔寡断者”,他们的特点居高临下恃强凌弱、吃硬不吃软,不相信眼泪和感化 ----李零《花间一壶酒》

  ●“仁”是什么意思?我用最简单的话讲,就是拿人当人。 ----李零《丧家狗》

  ●生产方式。这个术语在马克思恩格斯的晚期著作中并无严格定义,有时似乎是指包括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生产活动方式,有时似乎仅指生产关系或者社会经济形态。 ----李零《何枝可依》

  ●中国传统读书人“以天下为己任”,热衷政治。天下有道,可以搞政治。但天下无道怎么办?孔子说,得保全自己,等待时机东山再起。但起不来怎么办?于是而有隐逸。隐是隐士,逸是逸民。“独立精神自由思想”,注脚是逃避政治。 ----李零《鸟儿歌唱》

  ●“出国之前以为,世界之大,只有中国;出国以后才知道,世界之大,没有中国” ----李零《花间一壶酒》

  ●历次运动大陆学者冲击,不知遭过多少罪。他们,即使在监牢里也有人写东西、译东西。受委屈还有这等贡献,这叫什么?这叫可歌可泣。 ----李零《鸟儿歌唱》

  ●生产力。这个概念在《费尔巴哈》章中没有解释,但我们应该注意的是,作者当时对这一概念主要是从物质生产力即广义生产工具或生产资料的含义去理解,并相应地把社会经济形态的概念主要理解为生产资料的“所有制形式”。例如手稿第Ⅳ部分结合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讲唯物史观时,一上来就是讲“自然产生的生产工具”(指耕地、河流等)和“由文明创造的生产工具”(指人工制造的工具)。作者正是通过比较这两种“生产工具”在生产发展中的作用,来揭示地产和资本的对立以及前资本主义社会经济形态与资本主义社会经济形态的区别。 ----李零《何枝可依》

  ●过去,我到鱼藻轩凭吊,曾惊讶湖水之浅,浅到什么程度?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那是只有脚脖子深。小时候,我常在那儿划船游泳,这是昆明湖中最浅的地方。这怎么会淹死人呢?是不是当年的水比现在深?我也纳闷过。但答案是否定的。我从前人回忆琢磨,他老人家是赴死心切,不知深浅,竟从临水的高台直接往下跳,而且是以头入水,扎在泥中,可惜了。我猜,呛水之前,他就已经摔死了。 ----李零《花间一壶酒》

  ●民主有两大难题:一,穷人总是多数,少数服从多数,富人必然吃亏;二,傻子总是多数,少数服从多数,聪明人必然吃亏。 ----李零《花间一壶酒》

  ●再好的道理道义道术,过 于执着,不仅为自己招祸,而且危害社会。 ----李零《花间一壶酒》

  ●分工。这一术语与生产方式的概念直接有关,但它表示的主要不是生产活动的具体方式,而是生产职能的分化,以及这些生产职能在人们中间的分配。 ----李零《何枝可依》

  ●“人创造环境,同样环境也创造人”,人与环境的任何一方都是历史形成的结果。即使“异化”现象的否定作用,现在也可以通过由分工包含着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以及其他一切派生性质的矛盾得到确切说明,表达方式被整个地改造了。 ----李零《何枝可依》

  ●古人说,“大军之后,必有凶年”(《老子》第三十章)。大战之后,尸体腐烂,导致瘟疫蔓延,会引起更多死亡,这是战争的继续。1347年,蒙古人围攻克里米亚的卡法,曾将鼠疫患者的尸体投进热那亚人的城墙,热那亚人将细菌带回欧洲,造成鼠疫蔓延,就是一次细菌战。战争和疾病不解之缘。 ----李零《花间一壶酒》

  ●费尔巴哈超越了“实体”与“自我意识”的争论,在黑格尔哲学中发现了“人”的秘密,把黑格尔哲学从宗教批判角度还原为“人的本质的异化”形式,这是马克思后来思想发展的重要起点。 ----李零《何枝可依》

  ●宋人“易子而食,析骸而爨”,何其残忍,然而其过在楚不在宋。我们要知道,即使冷战也是战。军事包围,经济封锁、思想渗透,弱势强势包围,没有安全感。这才是问题的关键一句话大道理管着小道理。 ----李零《鸟儿歌唱》

  ●其实,在过去一百年里,我们的地位是什么,早就有先定之数:列强世界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我们既没有机会先抢,也没有力量后抢,只能自己抢自己,苦苦挣扎于世界之林。现在的中国,和一百年前相比,地位是提高了(无论怎么评价,这也是拜民族主义和共产主义之赐)。但水涨船高,在世界的整体格局中,在西方的心理框架下,我们和两次“公理战胜”后,地位还是差不多。 ----李零《花间一壶酒》

  ●北大建校百年,百年主要在20世纪范围里。这100年里,地球上发生过两次世界大战,两次大战引发两次革命。不管你高兴不高兴,时代主题是“战争与革命”。北大发生过三大运动,全跟这个主题有关。离开这个主题讲历史,你什么史也讲不清。 ----李零《鸟儿歌唱》

  ●市民社会。这也是一个双重含义的术语,既指资产阶级社会,也指社会的“经济基础”。它是从黑格尔的《法哲学原理》一书中借用来的。这个词本来是18世纪产生的(例如亚·弗格森写过《市民社会史试论》),意思是“市民的社会”或“资产阶级的社会”,但黑格尔却把这个词运用到该书中,把它当作一种介于家庭国家之间的社会组织形式(见该书第三篇《伦理》第二章),用它表示物质生活和生产的领域以及为保护这一领域而设置的司法、警察、同业公会等机构。 ----李零《何枝可依》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