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吧-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失联前,留学女儿发来最后一封邮件

当前的位置:文章吧 > 情感文章 >

失联前,留学女儿发来最后一封邮件

2019-07-24 02:11:24 作者: 风中一叶 来源: 知音真实故事 阅读:载入中…

失联前,留学女儿发来最后一封邮件

  拼搏一生、借债卖房供女儿出国留学,老来时,她却成了“白眼狼”——在国外不肯回来,且要我们以房养老。我和老伴,该何去何从

  01

  今年五一的一大早,我点开朋友圈,老刘在湘西凤凰的旅游照就蹦了出来,底下一片点赞之声,还有很多条艳羡的评论。我默默退出微信,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

  老刘是我多年的同事好友,和我同龄,今年61岁。三年前,他还没到退休年龄就办了病退,休养一年后开始妻子游山玩水

  与之形成反差的是,我办完退休手续后,却又返聘回原单位继续奋战。不是我多高风亮节,而是我有太多难言的苦衷——

  我叫李海,河北唐山人,是一名初中物理教师,妻子申静是一名英语老师。我和申静晚婚晚育,在我34岁那年才生下女儿李申一。

  申一出生后,我和申静把所有的教育智慧都施展到了她身上,从小学大学成绩优秀的她,一直是家长口中的“别人家孩子”。

  从小学四年级开始,每个周末,申静都陪她往返北京,跟名师古筝高中时,她已考下了十级证,还拿了不少获奖证书

  申静也因此结识了北京的很多家长。她说孩子一上高中,那些家长就送孩子出国读大学。她打听过了,按申一的成绩,完全可能申请到美国的大学,我们应该早做准备

  不是跟风,考虑到孩子出国,能够接受世界一流的教育,我表示全力支持。我和申静的育儿目标一致:孩子能走多远,做父母的就要竭尽全力送她到多远。

  定下目标后,我和申静把所有精力财力都倾注到了申一身上。

  申静是教英语的,从高一开始,她就带申一准备托福和SAT考试,还特意带她参加一些课外活动比赛积累材料,因为美国的大学很看重这些软实力

  我则负责辅导申一的理科,赴美留学要提供高中阶段成绩单,这个硬实力同样不可小觑。

  申静全程陪同申一的学习生活,我则在业余时间到一些培训机构任教。虽然我们把自身生活开支缩减到最低,但手里的资金还是相差甚远。

  2012年,申一进入去美国读大学的申请流程。成绩单、推荐信、申请文书等都好准备,可资金证明一项却让我和申静犯了难。

  02

  按规定,申请赴美留学要有存款证明,存款数额要能支付在美留学一年的学费生活费。为了保险起见,一般都会多申请几所学校,存款数额要按最高的那所来准备。想要申请好一些的大学,至少50万才有保障

  存款证明要和其他资料一起寄到学校,这个证明将直接关系到你的申请能否被通过。这部分资金在收到录取通知书前还要被冻结,大概有半年时间。

  更让我们发愁的是,申请通过后,办签证时,还要出具一份存款证明。这份证明上的存款数要达到在被录取学校读大学期间的学费、生活费的总和,怎么也得一百多万!

  这些年,申一学琴,参加各项比赛、考试,花了不少钱,我们省吃俭用,只攒了20多万,连递交申请的存款额度都达不到。

  我打过退堂鼓,但申静坚决不同意。最后,我们决定亲友借借,先把递交申请需要的存款额度凑上再说。

  申一听到我们的谈话,知道家困难提出放弃出国留学的想法,但申静却让她只管好好学习,钱不是她该考虑的事。

  申静从娘家借来十多万,我又找同事朋友借了几万,最后凑了45万。我们将存款证明连同其他材料,寄往了申请的几所大学。

  同事里,老刘和我关系最铁,遇到事儿,我当然要向他开口。他的孩子比申一大4岁,已读大三了,没啥经济压力。老刘借了我3万,却让我慎重考虑送申一赴美留学的事。

  他说做父母的,给孩子更好的生活没错,但要量力而行。申一的成绩,在国内也能上好大学,何苦要负债送她去美国呢?

  我也觉得老刘的话有道理,但我知道,申静绝不会改变主意,况且我们为申一留学准备了那么久,放弃太可惜了。

  半年后,我们收到了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建筑城市设计专业的录取通知书。这是一所排名很靠前的公立大学,多年的努力没白费,申静喜极而泣

  亲友们知道后,也投来了艳羡的目光,说着祝贺的话,我虽在意的只是申一的前程,但听了这些也很受用

  不过没几天,我和申静就从飘飘然的云里雾里跌落到水泥路上——为女儿办签证,我们要提供120万的存款证明!

  手里虽已有40多万,但还差三分之二。

  虽然这次冻结时间短,只要从办签证到入学三个月就可以了。但我们的亲友都是工薪阶层,这么大的资金缺口没人能帮我们挪用堵上。

  一天夜里,申静对我说,她预感申一的留学申请会通过,所以早在一个月之前就把我们的房子挂到中介了,有两家问的,但价钱合适

  我张大了嘴巴,问她卖掉房子我们住哪儿。她说先住她父母那儿,申一去美国后再买个小点的房,让我先不要告诉申一。

  房子卖成了,也会和买家商量申一出国后再搬家,只对申一说存款证明的钱是亲戚们凑的就行了。

  我们的房子在唐山一中附近,100多平,小三室,属于学区房。当时市价7000多一平,卖了勉强能堵上申一留学存款证明的缺口。

  申静怕我不同意,开导了我好久,说我们就申一一个女儿,就该为她倾尽所有。

  再说申一上大学后,我们也不需要住学区房了,换个价钱低点小区,买个小点的房,够住就行了,也能缓解供申一上学的压力,省得四处求人。

  事儿已办到这份上,我只得点头了。

  03

  不知是不是从中介那儿得知我们急用钱,房子卖得并不顺利,买家把价压得很低。后来还是老刘帮了我的忙,以最高的市场价7200一平买下了我的房。

  老刘的房是位置不好的60多平的安居楼,他说我的房肯定有升值空间,反正他一直想换个大房子,遇到我这合适的不如把计划提前,也省得我们急于出手吃了亏。

  老刘还让我们不用急于搬家,等送走孩子买到合适的房子,再搬就行。我和申静都很感激老刘。老刘笑着说:“感激个啥,你们投资孩子,我投资房子,各取所需么!”

  有了卖房的钱,我们顺利把申一送去了美国。申一到美国读大学后,我们还了给她申请学校时借的20多万,除去她第一年的学费、生活费30万,我们手里还剩50多万。

  我和申静想买个位置偏些的、60平米左右的房,好留些钱做申一以后的学费。正四处看房时,我父亲不慎跌倒导致脑出血住院了,救治他用去了10多万。

  父亲出院后,我们又把买房的事提上议程

  哪知短短两个多月,房价涨了很多,我们卖给老刘的学区房竟涨了一千多。预留出申一大二费用后,手里的钱,买个60平米左右的小房也不够了。

  我们不好意思再在属于老刘的房里住下去,便搬到了申静母亲那儿。虽然听了很多闲言碎语,但是在供申一出国留学这件事上,我和申静很坚定,一概不理。

  我们继续看房,由于总是在期待房子降价,盼来盼去,一直到申一大三那年,房子才真正落实

  好在申一很懂事,假期回家得知我们卖了房也很心疼,回去后就尽量缩减开支。大二大三还开始勤工俭学,生活费基本不用我们负担

  在申一大三那年,我们买了个80多平的新房。我和申静都已55岁了,临近退休,银行给的贷款年限只有十年。

  首付款、装修款加在一起要三十多万,我们又欠了十多万外债,要负担每月3000多元的月供,还要担负申一的学费,压力可想而知

  不过,在听到别人说“你家孩子有出息啊,将来你就等着享闺女的福吧”这话时,我们又觉得一切付出都值得。

  尤其是两年后,申一考上本校研究生,并因英语好拿到了教学助理金,协助教授本科生的教学工作,连学费也不再用我们负担了!

  我和申静走路都觉得带风。

  04

  这种骄傲,却在申一研究毕业半年后,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甚至害怕别人问起女儿。

  申一研究生毕业后,说她已适应了美国生活,坚持留在美国,而且她被导师欣赏的“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设计特长,更适合在美国发展

  她说现在中国城市化严重,而美国人与中国人正相反,大部分都愿意住郊外,住乡村

  她的毕业设计作品“平沙落雁”,被与导师合作公司在美国一个乡村变成了实体建筑,这在目前的中国乡村几乎是不可能的。

  听她这样说,我们虽有些不舍,但也同意了。刚毕业时,申一去了导师推荐的公司,薪水也很丰厚。我和申静不由自主也做起了美国梦,期待有一天能住进申一设计的乡村别墅里。

  可工作半年后,申一就辞职了,和她的美国男友约翰一起去周游世界了。一开始,她和我们说现在设计不出好作品,要到世界各地去看看那些伟大建筑,丰厚积淀也汲取灵感

  我们问她不工作费用从何而来,她说想去哪儿就在哪儿打一段零工,把那个地方看够了,再攒够路费,向下一个目的地出发,约翰和很多美国孩子高中时就开始这么做了。

  申静和我都反对她的做法希望她能找份稳定工作,利用假期再去旅行,看知名建筑、汲取灵感重要,积累实践工作经验也重要。

  我们劝她攒钱考虑在美国或回国买房,可她拒绝了我们的建议,说她暂时还不想过一眼看到老的生活。这么多年她大部分时间都在书本课堂上,她要给自己补上人文和自然这一课。

  那几天,她在埃及看金字塔,过了半个月,又到了古罗马的竞技场。我和申静想抓她回国,也鞭长莫及

  我这才发现,申一在美国五年多了,思想和我们已完全不同。申静三天两头打电话要她回国,后来申一干脆把她的电话拉入了黑名单

  申静气得直哭,非叫我打电话,以她病了的名义喊申一回国。

  一开始申一不信,但申静托医院的朋友配合她,拍了张住院输液的照片,申一回来了。

  回家五天后,发现申静是装病,申一非常愤怒,她大喊着:“我打了一个多月的零工,才攒够了去意大利的路费,我们已决定去看比萨斜塔了,你们知道我打零工多不容易吗,就这样把我骗回来?”

  无论我和申静怎么说,申一就是不同意留在国内。后来她妥协说去美国继续回导师推荐的公司上班,假期再去看世界,也承诺我们会攒钱,规划未来的生活。

  我和申静虽半信半疑,但也知道硬扣着她不是办法,就让她回美国了。

  哪知申一回美国后,几乎和我们失去了联系。我们打电话十个有九个不接,即使接了,我们问她工作的事,她也支支吾吾,后来干脆告诉我们,她还是要先完成看遍世界建筑的梦想

  这次申静是真的气病了,她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头发大把大把脱落。我好不容易联系上申一,说她妈妈病了,她却再也不肯相信

  05

  一段时间后,我邮箱里收到了申一的e-mail:

  ldquo;爸爸,对不起,我可能让你们失望了。

  ldquo;我在美国这些年最大的收获就是,逐渐读懂了自己的内心,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被认可的毕业作品“平沙落雁”,灵感来自于我弹过的古筝曲,那是我对曲子的所有想象

  ldquo;我在钢筋水泥的城市格子间找不到感觉,我和约翰一边旅行一边打零工,同时也在接一些设计工作,只不过都是零活儿,谈不上你和妈妈嘴里的稳定工作。但我们目前真的很享受这种生活

  ldquo;现在我们的目标,不只是看遍世界知名建筑。我们想去非洲大草原,看动物迁徙栖息;我们想去北极,看爱斯基摩人的住处与生活。

  ldquo;这不只是为了将来更好地从事设计工作,从大自然里汲取灵性,还因为我和约翰都喜欢上了这种生活。

  ldquo;所以未来几年甚至更长时间,我的生活恐怕都是这样的,还希望爸爸能理解,也帮我好好劝劝妈妈。

  ldquo;美国很多老人为了老年生活得更好,都选择‘以房养老’。你和妈妈这些年太辛苦了,我现在还不能回报你们什么。你们的房不用给我留,我听说国内现在也推出‘以房养老’政策了。

  ldquo;如果可行,你们也可以把房子抵押正规保险公司,自己照顾好自己的老年生活。”

  发出这封信后,申一就和失联差不多,三四个月不联系是常事。偶尔联系了,只要我们一谈工作,她要么扯开话题,要么就挂掉电话。

  我只好安慰申静:“她这样做也有她的道理,也许正如她所说,真正的大自然,才能给她更好的灵感。她不是在旅途中也接一些设计的零活儿吗?说不定走了一圈后,她想要工作,会表现的更优秀。”

  可说这些话时,我是心虚的,天知道申一这样的生活方式,是打算过一阵子还是一辈子。

  在我的开导和照顾下,申静慢慢好了起来。她一直相信有一天,申一走够了,会停下来好好工作。

  我们也慢慢接受了申一的生活方式,觉得只要她快乐就好。可我们却无法应付别人的询问。

  亲戚朋友问起申一“在国外怎么样啊,在哪个公司工作啊,你们老两口将来是不是也要去美国定居啊”这样的话,我们要么闪烁其词,要么快速离开。

  去年,我和申静都到了退休年龄,办完手续后,我们却相继申请被返聘回学校继续工作。

  一是这两年,我们的父母身体不好,申静的父亲得了癌症,治病吃药花了我们不少钱,同时我们还有房贷和首付的欠款要还;

  二是在家太空虚、寂寞了,别的老人到了我们这年龄,都有孙子孙女抱了,可我们申一还在路上行走,结婚生子的事还没提上议程。

  好几次,老刘旅游回来后约我去喝酒,我都没去。我卖给他的房子,现在已经涨到了两万多。老刘当年选择投资房子,有了丰厚的回报,而我投资孩子,却真的让孩子成了别人家的孩子。

  虽然我对自己说,养孩子不是为了求回报,是因为爱,我们要接受孩子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但心里总酸溜溜的。

  一次,我在路上撞见老刘,拗不过被他拉去喝两口酒,我就忍不住说起自己的苦闷。

  老刘没劝我,只是和我说了他家最近的事。

  老刘儿子要结婚了,要在北京买房。买远点的小点的,首付也得七八十万,要买近点的小两室,首付得一百多万。

  老刘买了我的房后,自己原来60多平的小房一直没卖,现在也长到一万多了。她妻子想卖掉唐山一中附近的学区房,给孩子多拿些首付,让小两口压力小些。

  老刘却坚决不同意,一定要卖掉位置偏的小房给儿子付首付。后来妻子妥协了,他们给儿子凑了80多万,女方家里也出了一部分。小两口从石景山区买了个70多平的。

  老刘说她妻子一开始也不同意他的建议,但老刘劝妻子:“他们房子再大,咱能去住几次!就算让我们去住,同在一个屋檐下时间久了,出现婆媳矛盾,夹在中间难做的,不还是儿子吗?

  再说,是咱有宽敞明亮的大房子,孩子们爱回家?还是搬回又窄又暗的安居楼,孩子们爱回家?”他妻子听了这话,这才同意了。

  听了老刘的话,我哭笑不得,指着他的鼻子说:“你这鬼家伙,和亲儿子也耍滑头!”

  老刘拨开我的手说:“房子是咱们的胆,真到老了、病了那一天啊,说不定比孩子对咱们有保障。再说我把自己的老年生活安排舒适了,是减轻孩子的负担。他还年轻,现在负担重点,能激励他好好奋斗!”

  06

  见我情绪不高,老刘安慰我说,他退休这两年外出走走,都觉得开阔了心胸和见识。说不定申一游历世界后,作品的格局、灵性,都会上个大台阶。

  听我说申一让我们将来“以房养老”,老刘更是夸赞申一。

  说她自己赚钱去过想要的生活,也不打我们房子的主意,希望我们也能过得好,这已很难得了。不像国内很多孩子要父母买房买车,还要觊觎父母的房产,没遗产留给他们,他们还未必能尽孝道。

  老刘开导我,欠的十来万又不多,一年半载的就能还上,贷款月供的3000块,用我们的退休金完全能支付。不管孩子们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我们老年只要有房就有保障,还是早点真正退休,带申静好好享受生活。

  最后他说,听了申一的建议他都开窍了,说不定将来,他也能靠“以房养老”周游世界呢。

  听了老刘的话,我也敞亮了。回家后我和申静商量,干满这一年就不干了,也带她游山玩水去享受生活。

  哪知申静说游山玩水寒暑假够用了,我们还是要继续工作攒些钱,万一将来申一思想转变了,想安定下来买房、创业,我们还是要给她提供一些启动资金。

  我和她说起等过两年贷款还完,我们就“以房养老”,把生活过得滋润些。现在已经有不少老年人在践行这种养老模式了,他们将房屋抵押给银行或保险公司,由这些机构向他们支付养老费用,晚年也可以过得衣食无忧。

  申静坚决反对。她说房子将来肯定要留给申一,我们靠退休金也能生活得不错,做父母的要永远为孩子着想。“以房养老”?她要我想都不要想。

  申静身体不好,我没有为这和她吵。一起过了这么多年,我知道她为孩子,为双方父母,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对她来说,永远把自己放在孩子后面,已是一种深入骨髓的习惯了。

  今年签返聘合约时,申静说我不想签可以不签了,她还是要签的。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和她一起了。或许,对我来说,陪她也是一种习惯。

  申一今年依旧没回国,她去了非洲、欧洲和南极。我们不再干涉她的生活,她和我们的联系也多了些,偶尔还会寄些旅游地的纪念品给我们。

  我和申静也习惯了不去打扰她,我们有个小病小灾,都是两个人抱团取暖。

  逢年过节时,为了避免看着别人家有说有笑、团团圆圆,而我们冷冷清清,我和申静开始选择外出旅行。

  正是因为我们懂得,父母之于子女,都是独立的个体,我们不能以爱的名义束缚孩子,阻止他们追求自己的梦想;同时,我们也不应该为了孩子,放弃自己的梦想,那是他们不愿承受的。

  所以,我和申静索性立了一个flag:有生之年,游遍世界各国!

  申一知道后很高兴,为庆祝这“里程碑”的进步,她还特意回来和我们团聚了一次!

  作者 | 风中一叶

  编辑 | 潇雪儿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