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吧-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确认过眼神,是一起玩第五人格的人。

当前的位置:文章吧 > 经典文章 > 经典美文 >

确认过眼神,是一起玩第五人格的人。

2018-04-17 22:15:09 作者:鳗鲸 阅读:载入中…

确认过眼神,是一起玩第五人格的人。

  “第五人格教我了解人”

  2018/04/17  周二

  插图:第五人格,微博

  游水开始

  

  看头号玩家的那一晚,我打开app store的游戏榜,那是我第一次在榜单上看到第五人格。

  当时朋友圈几乎没有人在谈,但它已经登上排行榜第一了。

  抱着热血好奇,我下载了。

  玩了一盘之后,我作为一个“游戏绝缘体”,第一次主动把游戏推给男朋友,“别吃鸡了,杀鸡吧!”

  (第五人格是原型是《黎明杀机》,所以又称“杀鸡”)

  随着这句话的开始,接下来那几天的清明假期,我们完全被这个游戏占领。

  刚玩的时候系统匹配队友非常坑。

  我抱着试探的心情,在朋友圈发了账号,以及一句,“玩吗”。

  没想到还真有人加我,而且加我的朋友,都已经很“高级”了。

  他们属于低调玩家,独自玩这个游戏,又苦于找不到人一起开黑。

  于是我冒出一个想法干脆把所有互不认识的人拉到一个群里好了。

  所以那天,就正式成立了,杀鸡群。

  “杀鸡”里,有监管者和求生者两种岗位,和以下不同功能的各种角色

  它的本质是一个“躲猫猫”的游戏。

  四个求生者联合起来,解开五台密码机,就可以开大门逃生。

  这个过程中,不断干扰我们的,就是监管者,我们惯称他们为“屠夫”。

  这段时间,我也采访了“杀鸡群”里的一些玩家。

  在跟他们聊的时候,有个有趣发现,我将他们大体总结为以下几种队伍

  一,敢死队。

  爱好:溜屠夫。

  代表人物魔术慈善家 冒险家 佣兵 

  特点

  这一类人,胆大,仗义保护欲强,他们很需要肯定

  有点像高中班里敢跟老师顶嘴的坏学生

  现实中,他们是适合当“朋友”的角色。

  我喜欢跟杀鸡群里的男生一起玩,以远夏为代表的他们,非常喜欢溜屠夫。

  只要我一有“心跳声”,尖叫一声“救我救我”,他们就会跑过来,引开屠夫,让我先走。

  他们疯狂的遛,却从来没有被抓住过。

  这个过程除了让他们产生一种成就感,还会有一种戏耍对方快感

  二,后勤队。

  爱好:救死扶伤椅子

  代表人物:园丁 ,医生

  特点

  这一类人,你非常能跟他们产生共鸣,但是他们没有安全感敏感小心翼翼,怕被伤害

  在现实中,通常是“恋人”的角色。

  有一个喜欢玩“医生”的女生说,她本能的会有“帮人”的举动

  救到人了美滋滋,不过救不到了,死的明明不是自己,却会很懊恼。

  阿彤是一个杀鸡群里最喜欢玩“园丁”的女生,她说,

  “这个游戏只要有心跳,我就会赶紧走了。我害怕被锤,大概是我自己比较喜欢安全一点的地方

  而只要把椅子全拆了,被抓到的时候就可以挣扎逃脱了。

  现实当中的她们也一样,不会完全依靠谁,凡事会先想给自己留一条安全的后路

  三,学霸队。

  爱好:专注破密码机

  代表人物:律师机械

  特点

  性子急,看成果,非常注重效率

  现实中通常是“合作伙伴”的角色。

  我就是“破密码机神”本人了。

  我解密码的时候,专注到队友被抓都不救。

  “园丁”彤问我,“如果你解到就剩一点,这时屠夫朝你走过来呢?”

  她说我重情义

  其实只是因为我是个“性子非常急”,“想要什么就一定要做到”的人。

  比如我经常在睡前产生一个想法,然后就跳起来,通宵干活,急着把想法变现。

  就算熬死了也没关系,那一种“成果”会让我觉得特别快乐

  与以上三种不同的是,我采访了一个喜欢玩“屠夫”的男生

  现实中的他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因为没有队友,能力又强到不屑于跟普通人当队友,他选择了玩屠夫。

  我问他玩屠夫有什么好。

  “原本想要享受杀人的快感。”

  后来呢,有一次他跟一队求生者玩,也是当屠夫。

  游戏开始没多久,求生者才刚解了一台密码机,他就杀了三个人

  剩下最后一个医生,跟四台密码机。

  “一看就是个女生,傻傻的,方向都分不了,居然当着我的面躲到柜子里”,他吐槽说。

  然后他把女医生从柜子里抓出来了,抓着她去破密码,带她去开门,最后看着她逃走。

  我有点疑惑,“为什么不带她去跳地窖?快多了”。

  他愣了很久,小声的告诉我:

  “就...突然觉得,想跟人待久一点”。

  最后。

  “杀鸡群”里,有上海的实习医生,广州的家具设计师,读大学妹子,还有新媒体编辑

  每个人都有各自擅长的岗位,开黑的时候,我们就在群里开语音

  在游戏中你会发现,现实中文质彬彬的医生,游戏里喜欢发号施令,遛屠夫;

  豪爽的大学妹子,喜欢玩园丁拆椅子,来满足自己的安全感。

  我慢慢察觉到,每个人对角色的选择,都是性情的一种映射。

  我们在现实中本是职业不同,性情不同的人。

  但每次抓紧空闲时间,午休,下班,上课,任何时候。

  只要在群里问一句,“来吗”,都会有人回复一句,“来”。

  现实中有约不到人的失落感,游戏里不会。

  那种总是有人回应感觉,像《志明与春娇》里,余春娇在上班时间到后巷抽烟,遇到一帮烟友一样,有种说不出的舒坦

  而游戏里的“圣心教堂” “军工厂”,已经成为我们撕开身份标签,歇下来“短暂做自己”的后巷。

  ( 点击这里,请我喝霸王奶茶

  

  起身上岸

  这是你在这片海里的第 221 次游水

  投稿邮箱 [email protected]

  微博 @鳗鲸的海

  进来叹口气

  这里是你的叹气基地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