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吧-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家有美媳 - 完整版

当前的位置:文章吧 > 日志文章 > 伤感日志 >

家有美媳 - 完整版

2018-06-20 11:45:13 作者:玲珑悦读 来源:玲珑悦读公众号 阅读:载入中…

         现在正是两军对垒之时,城关禁闭,严令进出,但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贾布几个银钱下去,那些守门的士兵也都认识这位素有财名的大商户,轻易的出了巨雍城。

家有美媳 - 完整版

  一路南去,木元骑了一匹青骢马,踢踏踢踏,倒也自在。从军中偷来的那把宽大铁剑,本来无鞘,被他用粗布包了,困在背上,一身青色道袍也换了紧身的劲装,看上去倒真像个仗剑而行的游侠。

  路上昼行夜宿,走了两日功夫,才看见不少结伴而行的游民,多是在巨雍城大战之前就从城中逃出,或是寻亲投奔,或是还归旧乡,只是多半没有贾布这般家资丰厚,派头上远远比不得这样马车四五辆,还有随行的护院、奴仆、婢女,男子多是骑乘马匹,女子就稳坐车驾,也有几分浩荡之意。

  贾布所用之车辆,宽大非常,一车可以坐十几口人,除却家眷占了一辆,婢女奴仆占用了一辆,其余三辆,装的都是财货,颇为扎眼,难免引人觊觎。本来贾布家中就有护院武师,再加上十几口男丁,也是一股不弱的战斗力,未免万一,贾布还是请了几个护行的高手,恰巧木元就是其中之一。

  巨雍城正是大战之时,有些武艺傍身的,都上了战场。贾布也是出于无奈高人难觅,从城中请了几个颇有些名气的武师,又见木元虽然年轻,但一脸英气,手持铁剑看上去也是不凡,这才请了来。

  一路上木元也细细的观察了行队中的武师,大多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高人。身上并无多少真气,但身形灵便,或者是从小就练习拳脚功夫,腿长臂粗,也算得上是孔武有力。对上普通人还顶用,若真是遇见像盖天成那个级数的,上去跟送死也没什么区别。不过盖天成终究是一国之将军,不是路边上的乞丐,即便是在天龙国的军队之中,都挑不出多少比他强的。再者说了,真要有那本事,也不来觊觎贾布这些钱财了。

  这一日,车队行至一片森林旁,贾布见天色渐晚,而距离下一座城尚有十几里路,当即喝令停车休息,扎起篷帐,燃起篝火,就在林旁休息。

  木元轻轻甩了甩头,随便吃了一些干粮牛肉,陪那几个武师喝了一阵子酒,酒足饭饱后,闲极无聊,跃上路旁一棵大树,吞吐修炼起来。

  长生宫的长生真气,通过吸纳五行之中甲木之灵来增强修为。而此处路旁便是一片无垠的森林,正是好去处。木元平素懒散,每日炼气从没超过两个时辰,是以修为十余年,也仅在炼气二层,在长生宫年纪相仿人中,仅是中流,正是这一路上实在没有玩乐,倒是勤奋了不少。

  贾布的家眷所乘的那辆马车,颇为宽敞,上面日常所用之物,一应俱全,除了路遇客栈休息,几乎不怎么下车,时值深秋,天气也已有些寒冷,在马车上正好暖和,比在外面要强上许多。

  在树上待了有小半个时辰,木元但觉体内精气充足,当即一跃而下,两个跟他差不多大的武师凑上前来,寻隙搭讪。

  几日下来,木元倒也识得这两人,一个叫冯烈,一个唤方生,都是颇为爽朗之人,自小不爱读书,习武傍身,做的也是保镖行业,见两人搭讪,木元也乐得聊天打发时间

  “木兄弟,你看这一片茂盛密林,中间定有野兽出没,这些日子一直吃干肉,颇不爽口,不如进去猎食一些新鲜肉食,取了来烤制,总是些乐子,如何?”冯烈生性好动,武艺倒也过得去,等闲十几个人也凑不上身,这一刻清闲下来,无聊的很,说动了方生,又来拉拢木元。

  木元心中一动,也是欣然同意,当下跟几个年长的武师打了招呼,三人一溜烟的钻进密林之中,举了火把,径自去了。

  随行武师中,除了三人,其余最年轻的,也有三十多岁,行为稳重,不似这三人年纪轻轻,已经过了好动的时光,倒也没人再来。

  往林中行了约莫两里,深夜之中,但听兽吼之声隐隐,火光耀耀,当真还引得一只花斑豹子前来。但见这只豹子体型甚大,通体花斑如铜钱,如初生的马驹一般,双目凶光跳跃,也不嗦,直接扑向了走在最前的冯烈!

  冯烈大吼一声,避开花斑豹下扑威势,脚步急行,错到其后,擎起随身短棍,跟豹子剧斗起来。

  这豹子身形甚是灵活,冯烈几番出手,都被躲过,方生见状,掣出长刀,加入战团,两人一兽,翻翻滚滚,直激得烟尘四起,火光明灭。

  木元见这两人费劲,心下慨叹一声,双手一引,背后铁剑落在手里,运转真气,铁剑闪过一丝明光,使出长虹贯日之式,铁剑顿时如流星经天,将凶猛的豹子直接钉在了地上。

  方生跟冯烈大喜,上前拖起豹子,足足有三百斤重,当下也不深入,直接拖着豹子回到车队旁,稍稍收拾,架在篝火上烘烤起来。

  长生宫虽然不禁荤腥,但到底是修道之门,讲究清心寡欲,甚少摆弄新鲜肉食,木元对于这些,也不甚了了,任由两人去弄,不多时,就将豹子的四肢烤的一片浓香,金黄的油脂滴落在篝火上,发出滋滋的诱人响声,看的木元食指大动。

  见收拾停当,便有一些武师凑上前来,分食了一些。贾布也上前讨要了一只前腿,木元从后腿上隔了一大块肉,就着烈酒,吃得甚是满意。

  一行人正在高兴间,远处的黑夜之中,传来一阵歌咏之声,木元凝耳细听,但听来者唱的却是,“白云深处诵黄庭,洞口清风足下生。无为世界清虚境,脱却尘缘万事轻。叹无极天地也无名,袖袍展,乾坤大……好香,好香!”

  就见一个穿邋遢道袍的道士夜幕中走出,似乎是凭空出现众人眼前,木元一看之下,就见此人年纪颇老,生的一头银发,晗下白须,只是脸色红润肤色如初生婴儿一般,又念及他先前所唱,心中却是一动。

  那些武师却多半不晓歌韵,也不解其中意味,茫茫然不予理会,木元站起身来,抱拳说道,“老道长有礼,怎的夜间行路,却不甚安全。”

  老道士哈哈一笑,“世路艰险,何分昼夜。嗯,好想的烤肉,不知可分老道一份?”

  冯烈此时已经喝的有些微醺,张口骂道,“哪里来的野道士,好好的晚上吵嚷个甚,别在这里触我霉头,赶紧走路。”其余武师也都起哄,一顿好呼喝。

  那老道士却是笑呵呵的并不生气,木元从架上割下一大块熟肉,递了过去,笑道,“山野之处,恰逢道长,真是万幸。我这几位朋友却是喝的有些高了,还望道长莫怪。”

  老道士接过肉来,“小伙子心肠不错,再予贫道一葫香酒如何?”

  木元见他递过一个青色的葫芦,一尺来高,当即笑道,“自然甚好。”当下取了一坛酒来,顺势倒下,待到坛中烈酒尽数倒完,那葫芦却仍旧没有盛满。

  木元心下微惊,正待再取一坛,那邋遢道士却已经劈手将葫芦夺过,仰口一饮而下,面上却浮现出一抹酡红。

  “好酒好酒!”邋遢道士饮下烈酒,几口把烤肉吃完,出声大赞。

  木元更是吃惊,那一坛酒少说也有三斤,等闲之人慢慢喝下,多半尚要醉倒,这老道士口不停留,一口饮尽,却是丝毫不显,肚腹也不见变化,当真奇异

  “小伙子还不错,看你样子,也是我辈中人,可怜贫道如今连个弟子都没有,你请我喝酒吃肉,我便把这葫芦送你,作为酒肉之资。”

  老道士双眼微眯,将葫芦递塞到木元手里,哈哈大笑声中,飘然去了,须臾远处又传来一阵歌声,“烟霞深处运元功,睡醒茅庐日已红。翻身跳出尘埃境,功名悉数付转蓬……”

  木元怔怔而立,但觉这道士来去如风,若不是自己手拿青葫芦,只疑是做了一场梦。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读者发表的读后感】

查看家有美媳 - 完整版的全部评论>>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