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吧-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举自尘土》经典影评集

当前的位置:文章吧 > 经典文章 > 经典美文 > 经典精选 >

《举自尘土》经典影评集

2021-04-09 03:53:31 来源:文章吧 阅读:载入中…

《举自尘土》经典影评集

  《举自尘土》是一部由甘小二执导,张献民 / 胡淑丽主演的一部剧情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影评,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举自尘土》影评(一):《举自尘土》,以信仰的名义

  “这不是关于福音的电影,而是关于福音在传播状况的电影。”

  一个朋友说她要找寄托,想去信教,但参加完教会的圣诞活动,看了讲福音的话剧表演后被吓到了,“不信上帝,即使行了再多善,还是不能上天堂啊~”

  《举自尘土》讲的不是这样的cliche。也不是关于贫困的那些陈词滥调。有时候就是那种左右为难的处境,让人觉得熟悉;辨别不清的善恶才是正在经历的。电影以信仰的名义重新思考一个人的困境,贫困、病患、弱小都不再是通往幸福的屏障。那些农村里的兄弟姐妹们自在的状态甚至让人羡慕。电影里人的困境是自己。拔掉丈夫的氧气管,让自己活下去,让女儿上学?还是一家人在一次危机中集体覆没?小丽在一次次实践对十戒的阐释。这还不够讽刺。以至于有些烂人,可以什么都占有,而善良的人说的话做的事变得可笑。电影里那个女儿盛悦每次说“感谢主”,在我看来,都是那么无望;最后盛悦在大烂人陈顺军面前说“感谢主”的时候,整个影院的观众一起笑起来。原来人的善良纯真被放大以后也有这样的喜剧效果。难过起来。

  .导演说的关于电影的话,居然都记不起来了。总之信仰绝不是欣赏《举自尘土》的屏障,电影讲的是人的故事。

  《举自尘土》影评(二):GIL大声展观影记录

  以两个勘探员在勘查铁路路线的长镜头始,以小丽一家的吃饭镜头终,穿插着一个婚礼和一个葬礼,矿难,拖欠医药费、学费,展示一个农村家庭可能遭遇的种种困境。所不同的是,主角小丽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基督教会圣乐队的一员,也因为如此,这部原本极具悲剧性色彩的影片并未如想象中般沉重,用方言说出的“感谢主”虽然引起了不少笑场,但是你可以从教会慰问小丽卧病在床的丈夫及给生病的小孩祈祷,看到宗教使得他们知足常乐的一面。而另一条副线,两个永远都在忙活着的勘探员及周围荒草丛生的土地,长镜头的运用给片子悄然带来一种现实的超现实感。导演后来回答说这是基于当时的背景所衍生出来的情节,最后陈顺军他们在河南一带建起了工厂不像工厂、猪圈不像猪圈的一个建筑,京九线因此而改道。“纪录当今中国农民的生活,以及中国农民基督徒的精神生活”我想导演的意图基本上达到了。

  至于片中小丽搬运丈夫回家那段的,我觉得伦理方面没什么问题,导演阐述说是因为“她对神的救恩有十足的信心”。不过也许是为了缓冲这一幕的节奏,加入了小丽夫妇年轻时在田野上骑车的那段,用以对比以往幸福与如今的伤痛,这样显得有些别扭。

  影片放映后问答环节,甘小二回答为何采用剧情片而不是纪录片形式问题时,他说:“我认为目前来说剧情片的影响力要比纪录片要大一些,比如大家都知道《三峡好人》,而极少知道李一凡的《淹没》,陆川《可可西里》出来之前,有人潜伏在那里拍了13年,可是那些素材现在几乎都没人看到。”(大意如此)呵呵,这倒是事实,比如现在知道《举自尘土》的人应该要比知道徐辛《房山教堂》的人要来得多。另外导演还耐心回答了片名的由来和其他关于宗教/人生方面的问题。

  《举自尘土》影评(三):宗教是必要的么?

  片名《举自尘土》源于圣经“raisen from dust”,意思是上帝把人从尘土中挽救出来。片子是讲河南某农村基督教状况的记录性故事片。突然听农妇用标准的河南话说“感谢主”时,真的感到很突兀。但慢慢的,随着主人公小丽的生活,进入了状态。女儿上小学三年级欠学费,丈夫在矿上得了矽肺,瘫在医院,又欠下大笔医疗费。小丽踩三轮车勉强支持,然而她的面容始终平和,甚至可以说安详。作为教会唱诗班成员,她正在为一个基督徒的婚礼排练。很不争气的,流了两次泪,不过很小心没让旁人发现。如果不是生活太困苦,会有这么多人信仰基督教么?难道不是对人间的国失望之后,这些淳朴的农民才寻求天上的国度吗?听她们唱“愿你的军队遍布世界各地”“愿你的意旨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时,自然而然令人联想到土地革命时期农民们满怀激情的赞颂“共产党好”。为什么基督教最初是在贫苦人中传播的?和共产党在老区发展起来的道理一样。遇到无法克服的障碍时,人民渴望救星,无论是共产党还是宗教或者迷信。小孩生病了,就让信教的给洗个澡,于是小孩就稀里糊涂入了教。农村基督教有些自己的发明创造,影片末尾小丽丈夫下葬时,牧师论证人是上帝创造的:“进化论说人是由猿猴变来的,但如果一个人病了,把猴子的血输到人身上会发生什么呢?那个人马上就会死去。由此可知人是上帝创造的”,其水平比得上无知的欧洲贵妇人了。总而言之,农民的基督教信仰并没有使他们的见识更高,也不能改变命运,但确实改变了他们的精神状态。这种改变是好是坏?王小波说他觉得对大多数人来说,有信仰比没有好。或许如此,当我们和农民自身无力改变农民的生活时,宗教信仰给他们提供了寄托,使他们不被生活的绝望所压倒。因为是小成本制作,难免有些地方比价粗糙,比如铁路土地丈量员的表演很做作。

  《举自尘土》影评(四):《举自尘土》导演阐述(转载自“后窗看电影”)

  关于《举自尘土》

  D-BETA,102 分钟,中英文字幕,2007

  第七封印电影作业坊出品

  ──中国有8千万基督徒。中国电影中,他们在哪里?

  一、故事梗概

  小丽是中国农村基督教会圣乐队的一员。丈夫得了矽肺奄奄一息在住院,9岁的女儿盛悦拖欠学费被退学。

  小丽每天在教会排练婚礼进行曲,这天迎来了一对农民基督徒在教堂的婚礼。婚礼后,小丽像往常一样去医院,但这次是拉丈夫出院,放弃治疗。丈夫死于途中,小丽拉着丈夫的尸体回家。经过简单的追思礼拜,埋葬了丈夫。小丽把仅有的钱给盛悦交了学费。

  母女俩在晚餐桌上唱起谢饭感恩的歌:

  Thank you Jesus,

  Thank you Jesus,

  For the food,

  For the food

  ……

  二、导演阐述

  1、影片和我

  1997年家父的病逝,1999年我的婚礼,和2000年家父的3周年祭奠,是中国农村基督教给我生命的洗礼。

  电影“一如你所见”。我想把自己经历的记录下来。

  我想拍人的软弱。

  这是一部平静的叙事长片。

  像中国的怒江,江面如镜,内里石沙翻滚。

  与此相反,影片拍摄的,是肉体的战栗,和灵魂的平安。

  这就是一个普通中国农民基督徒的生存状态。

  每次面对这个主题,我都知道,感觉是次要的。

  我只信任自己的感情。

  2、叙事与纪录

  用简单的故事去说复杂的东西,而不是相反。

  这是我们创作《举自尘土》这部剧情片时,对于叙事的主要考虑。

  我们有两条故事线索:

  1、 小丽一家和中国农村基督教会;

  2、 青年农民陈顺军在铁路可能经过的地方围墙圈地,打算索赔。

  两条线索的联系,主要是陈顺军雇佣小丽的三轮车拉砖。

  线索2可以为整部影片提供一个清楚的农民生态参照系。

  我觉得这部剧情片起着相当强烈的纪录片功能,纪录当今中国农民的生活,以及中国农民基督徒的精神生活。

  而故事是在其中自己浮现的。

  3.关于角色

  解放和解救,还有根本的不同。

  摩西十诫明令不可杀人。小丽放弃给林哥治病,其实就是杀死了丈夫。

  小丽日常的生活似乎一点没有被打乱,她几乎是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做出一个行动而不是决定。她所有的内心思想层面的斗争都不为我们所知。

  对于这个罪,她应该不是没有准备和思考。相反,她十分清楚!

  她做出这个行动,不仅仅因生活所迫,更因为她对神的救恩有十足的信心!

  新教,是关于救恩的宗教。没有过犯和罪是不可以被赦免的。这是耶稣上十架的意义所在。

  无论我们对小丽抱以什么样的评价,这都不重要,对于她来说。

  对于小丽,我只能说,我相信自己对她的情感判断。

  审判是上帝的事情。

  《举自尘土》影评(五):河南的尘土

  终于看了甘小二的《举自尘土》,很好的一部独立制作,拍得很平实,正如导演的自述,“这是一部平静的叙事长片。”当中有中国农村的贫困和苦难,却没有渗入催泪的戏剧元素,看惯荷里活片(如《变型金刚》)的观众可能会觉得很沉闷,我自己却觉得很沉实,令人低回,感觉比早前看李扬的《盲山》踏实得多。《盲山》也不能说不好,拍成这样也需要很大的决心和勇气,但那种戏剧性之强真的令我有点不自在。当然,我知道市场明显会对《盲山》较为受落。

  所以《举自尘土》很难得。导演本身是个基督教徒,不过无论是否教徒,此片都非常值得去看。今天和下星期五、六还有放映,下星期的两场导演自掏腰包来港跟观众见面交流,不要错过。

  片中主角小丽(胡淑丽饰)是基督教徒,丈夫是个得了矽肺病的矿工。病人要打点滴、吸氧气,这种场境我看了格外难过。河南──还有内地其他地方──还多了一重更实在的负担,就是医院向病人逐项收费,欠款的就得出院,在家等死。

  凄凉的环境,小丽和她的女儿就是靠着宗教的支持,默默承受,顽强的活着。小丽的女儿盛悦特孝顺懂事,就是要停学也没有怨言,“可不可下一年才再读?”有时我想,提供怎样的环境才能教育出好孩子。丰裕溺爱环境下的孩子(尤其是独生子)大多自私又软弱,在艰困又破碎的家庭中却可以建立起坚强善美的人格,这是千真万确的人间矛盾。

  当然,经济环境不是关键,令人信服的是孩子有个善良的母亲做榜样。导演在小节上很用心,有个镜头是小丽踏着三轮载货车,路上有在嬉戏的街童,小丽没有驱赶他们,而是花气力驶上了斜斜的路肩绕过。孩子都是学习着成人的。小丽的女儿看着母亲用煤灰做煤球,初次做得不好,只有半个,到电影的后部已做得很巧手。母亲都没教过,女儿就是看着做。“妈妈,我明天多做几个给你。”淡淡的,不抱怨,不气馁地努力生活。宗教没有在电影中显示奇迹,没有大团圆结局,一切厄运也没有改变。用导演的话来说,尽管肉体是战栗的,灵魂却是平安的。电影见证了宗教对人的抚慰,比起很多一心要传导的福音电影,反而令人更感受到宗教至善的本质。

  小丽在电影中是教会圣乐队的成员,不知何解,他们到正式演出时(为导演亲自饰演的角色小二的婚礼上巡行奏乐),会穿上绿色的军服。我总觉得那军服跟教堂跟婚礼的和谐美满格格不入,甚至可以说是相当碍眼。不过这也应该是很真实的状况吧。这种穿上绿色军服的银乐队(应该不是教会的),我在大陆的工地动工仪式见过好多次。都很吵闹,绝大部份都相当难听,我每次都被弄得头痛,不过看来内地办喜事就是喜欢这个。

  值得一提的是,此片的男主角兼编剧之一是北京电影学院的教授张献民,查了一下GOOGLE,知道他应该是个演员出身的有名人物,不过我对他有特深刻的印象,是读过他写吕乐《赵先生》的影评〈中等人的中等梦想〉。对于那些在限制重重下坚持以自己的步调去拍自己相信的电影的电影工作者们,我是由衷的肃然起敬。

  附连结原文刊于:

  http://blog.age.com.hk/archives/749

  后记:我在网志写了本文后,有网友去了看此片,导演甘小二也有出席那场放映。网友说,甘小二指出他的电影只有在已发展国家受过教育的观众垂青,他所拍摄的农民,却对他的电影毫不感兴趣。这倒令我想到,香港人骂得一文不值的《长江7号》,在豆瓣却有颇佳的风评。当中实在有令人迷思的落差。

  《举自尘土》影评(六):远离与后撤

  “我喜欢越是激烈的,就越远离,后撤。”

  —— 甘小二

  当苦难显现的时候,谁能够给予施救?并且立于其旁给出理由?当罪与恶发生的时候,谁能够有勇气给出自己的判断?

  甘小二一直都说自己不愿意充当上帝,对世人投以审判的眼神。一切都借由影像带人物上了审判台,只是导演不给出定论。这是虔诚面对自我卑微的表现。当然你也可以看到,在甘小二自己身上正是他苦苦要表现的人的软弱。与其说一路走来,甘小二都在表现现实中别人的软弱。不如说他是在表现自己的软弱。一个人拥有了自省或许才能投注目光给罪恶,并且保持沉默,开始真正思索。展现罪恶,却在最后一刻退步远远观看。这是一个电影导演的成熟所在。自我的选择将人物推向前台,这其中道德的判断已经生成。而往后退的一步,可能有两个原因。第一,明白自己的卑微,不能取代上帝的审判,从而不愿意给出判断。(这判断显然已经做出了)第二,人类软弱的表现,不能够面对罪恶。

  甘小二在《山清水秀》中还带有太多的社会批判,那愤怒之火吞并了自由。而在《举自尘土》里,社会批判的怒火正在衰减,提出问题,并且直面道德问题的困惑。才真正开启了一位艺术家的朝圣之路,或者说是寻找之路。如今甘小二给人一种困惑的感觉,一种不能清晰看清事物面貌的状态。一个清晰的给出关系,却模糊的深入其中。艺术家当然不用有上帝的目光,那能够听到你每一根头发动静的力量。但是艺术家的责任不仅仅是给出关系,而是向前的探望。不能明白每个人的心意,但是却通过某种直觉试图明白与理解。这样才能和他的人物真正勾连。试图理解而不是远远观望,展现问题不如给出一个诗人自己的判断。这判断并不会淹没真理,但是却能启发性灵。

  不能达到平衡,但是能找到爱。《山清水秀》是静止的,它在作者的内心中生成,并且在冷酷中崩溃。婴儿交给了那个牧师,上帝将带小船远离。那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愤怒带来的是对现世的背离。

  《举自尘土》是动态的,它独立于作者,所以作者不能给出答案。他在材质上真实,并且注意细节。但是我对这部影片唯一的遗憾可能就是没有达成的真实之后的真实,没有试图理解他人。施予宽容的权利都退还给上帝。人与人之间的障碍并没有被穿越。留给我们的归根结底还是冷静。悲剧的力量不仅仅来自于结局的惨淡,而更依托于故事里触碰感的出现,以及快速的消失。这是专心于呈现本身的电影,而还不属于参与的电影。

  第四届CIFF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特别奖的评语是:影片所体现的对于现实的开放态度和人道主义关怀,提示着中国独立影像的起点及迄今存在的理由。

  不过我们不得不思考的是 —— 现实主义是一个道德问题,还是一个美学问题?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举自尘土》影评(七):电影《举自尘土》:中国首部拍摄基督徒的电影

  2006年,国内导演甘小二推出了他的电影《举自尘土》,该片的视角独特,影片忠实的记录了当下基督教教会和基督徒的信仰与生活,这也是甘小二导演和他的这部影片引起人们注意的原因所在。该片在摄制完成后,虽然没有公开发行,但是在2007年第36届鹿特丹国际电影节“狂飙突进”单元世界首映,并获2007年第四届CIFF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特别奖,并在第31届香港国际电影节进行该片的亚洲首映。

  关于导演甘小二,据网络上面的记者采访文章了解,他出生于1970年,是河南新乡人,早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现执教于华南师范大学。他本人就是一名基督徒,据他自己介绍,此次拍摄的电影《举自尘土》,虽然是关于基督徒体裁的,但却不是教会意义上的宣教性影片。在《举自尘土》的海报中,提及:“中国有八千万基督徒,但在中国电影中,他们在那里?” 而甘小二导演的这部作品,就此意义而言,既是中国电影将镜头首次聚焦于教会和基督徒,而作为基督徒的甘小二导演个人,这部影片也是他对于基督徒信仰的理解和记录。

  甘小二导演执导的这部影片,将镜头锁定在导演的家乡河南某地的一个农村教会内,演员多是一些教会的基督徒,语言也是用河南话,甚至导演个人也把自己的经历写进剧本,并且在剧中担任一个角色。影片以基督徒的生活故事为主题展开,与我们日常了解的教会和弟兄姐妹的生活是一样的。此前,人们在电影中了解基督教多是通过海外的一些电影制作,或者是教会坊间的一些福传视频,而中国本土性的影片缺失。海外影片或者教会福传视频虽然经典,但是它所刻画的内容在时间上和空间上和我们总有隔阂之处,而《举自尘土》一片的出现,也许标志着中国本土性的以基督教体裁的电影制作开始浮出水面。

  影片没有华丽的宏大叙事,也没有很特技性的电影效果处理,它的笔法平缓,对片中的拍摄内容几乎没有多少的修饰和加工,多是以写实的镜头来描述一处教会和教会的弟兄姐妹的信仰和生活,这也使得《举自尘土》整体看下来而更像一部记录片。而且导演的立场中肯,没有因为自己的教会信仰背景而带出某种倾向性,影片只是真实的记录了当下的教会和教会的基督徒。针对当下公共媒体记录基督教教会和基督徒资讯的缺乏,而本片对于当下教会的忠实记录,可以使它在国史和教会史的范畴具有史料性的价值。就此意义而言,也许日后该片会摆上史学家的案头,给人们了解当下基督教提供了史料性的依据。

  甘小二导演的作品《举自尘土》,作为中国首部记录基督徒的电影,它也同样带有原创性。麦客老师在他的《中国当代电影的神圣之维》一文中,曾对中国电影对神圣维度的寻求过程有过考据和分析,并认为中国当代电影“寻找神圣还没有成为一种明确而普遍的共识”,“当代中国电影的神圣之维还期待新的突破”。 而《举自尘土》一片,在中国电影还在对神圣之维“犹抱琵琶”、“欲说还羞”时,已经在直接记录中国基督教教会。也许,从别的角度审视,甘小二和他的《举自尘土》并没有超越中国其他的导演和他们的作品,但是他在中国当代导演不知神圣之维为何物,或者正在艰难的将神圣之维从群体言说转向个体言说的时候,甘小二和他的《举自尘土》以首次记录基督教会的原创性而领先。

  甘小二导演的《举自尘土》一片,对于中国电影、对于基督教体裁的影片具有的本土性、史料性、原创性意义,并不影响它的观赏性,它也可以让我们一边静心观赏、一边流泪感恩。该片对于非基督徒的朋友们而言,可以借助这部影片了解到中国基督徒的生活和信仰,以及他们在做什么和想什么。对于教会的弟兄姐妹来说,《举自尘土》也应该成为我们的收藏,它记录的其实就是我们自己,我们在观赏其他的大制作之余,也有甘小二导演为我们拍摄的我们自己的电影可以示人,而不仅只是簇拥于欧美导演和他们的影片。

  《举自尘土》影评(八):苦难和选择

  昨天下午去看了影想放映组织的《举自尘土》看片会。这是甘小二导演的第二部长片,数字BITA标清拍摄的16:9的片子,投资仅30万元——就这点儿钱还是来自5个渠道。但对我而言这是部好片子。

  老克以为的好片子不炫技,仅仅用电影语言去讲故事,故事要对人有触动,而且在把故事讲清楚的前提下不能有废话。导演甘小二做到了——他按时间顺序一步步展开故事的的方式是最古老的手法,但是他的景别和调度非常契合故事发展的脉络。

  这是一个关于苦难的故事。一位最最普通的河南农村妇女小丽,因为丈夫小林得了极为严重的矽肺而生活在窘迫之中,女儿盛悦因为三个学期没钱交学费而面临失学——丈夫奄奄一息、医院催交医疗费、班主任习瑞催缴学费,生活的逼迫不间断地击打着她。

  苦难的形式很多,但苦难的感受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既是相同的也是迥异的。有时候苦难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应对苦难的方式——小丽一家都是基督徒,对于苦难小丽和女儿盛悦有着她们自己的应对方式。但生活中最困难的事情还不仅仅是苦难本身,而是面临选择,最最困难的是:要求你必须立刻作出选择。

  看完电影以后去做礼拜,恰好今晚讲道的题目就是关于选择的。在《创世记》13章里面,亚伯拉罕让罗德选择自己的地土,罗德选择了全地都滋润的约旦河平原,把困难留给了亚伯拉罕。亚伯拉罕并不在意,因为他的方式非常简单——坚信和依靠他的神。而信实的耶和华上帝祝福了他,让他成为万国的王,把流着奶与蜜的迦南地赐给了他的子孙。

  小丽的选择比亚伯拉罕更为困难,当她收到教会的弟兄姊妹捐献给她丈夫小林的200元时,她作出了选择:她放弃了丈夫小林,选择了女儿盛悦——丈夫的病肯定是无望的,而女儿是希望,绝不能让女儿失学。小丽用她的三轮车接出了丈夫,丈夫死了。小丽去了盛悦的学校,拿出200元和单元角票凑出来的10元,交上了三个学期共210元的学费,在大门口看着盛悦踩着轻快的足音飞上三楼教室。于是,现实生活在窘困中继续前行,神的恩赐在盛悦的《谢饭歌》声中,日复一日地体现在小丽和盛悦母女俩每天的日用饮食上。

  小丽一直独自承担着这一切,从来没听到她在祷告中祈求神治愈丈夫小林的病,任何人问及她的丈夫,她的回答都是安好。她不得不去给一个试图用敲诈手段在规划铁路线上建房子的家伙拉砖——因为每车旧砖可以挣到3元钱。

  但她的女儿盛悦不是,小小的孩子,在她的祷告中不仅向神求告了父亲的病痛,甚至还求告神接纳她那个喜欢赌博的班主任林习瑞老师。祷告是在盛悦打开书包、拿出作业本、展开,然后她突然发现自己不需要再做作业了——她已经失学了的时候发生的。盛悦没有任何怨尤,怔了一刹那那之后她把书本塞回书包,拉上拉链,安静地开始那平实得感人的祷告。这个场景让我想起了《马太福音》13章中耶稣基督讲的“小孩子的样式”,他说:“凡自己谦卑像这小孩子的,他在天国里就是最大的。”

  小丽像《路加福音》第10章里的马大一样忙乱着教会诗班的侍奉、忙乱着每天的生计、忙乱着照顾病夫和抚养幼女。因此,小丽在形式上是个凡事忍耐、凡事感谢、凡事喜乐的基督徒;但她在面临选择的时候,仍然是个属世的农村妇女——她早已不相信奇迹了,或者她可能干脆从未相信过奇迹能够在她的身上发生。

  那么,对于小丽来说,那个她每天称颂、每天感谢、每天敬拜的神是谁呢???

  是啊,每天。每天在这个世界上,千千万万个小丽们都在称颂感谢敬拜着她们的神,却在时时困难地、属世地做着自己的选择……

  《举自尘土》的麻烦在于:如果你不具备一个基督徒的分辨,你根本看不懂这部电影,甚至可能会产生误解,他们看到的可能是片中人物的愚拙和昏昧——我在现场时时听到有人在嗤笑,在影片结束后的讨论中更是有诸多误解的提问。编剧之一的张献民是无法回答这些问题的,除非基督徒导演甘小二在场。

  《举自尘土》影评(九):救我们脱离凶恶

  2008年的时候,在一次访谈中陈丹青曾说过一句话,一直于我心有戚戚。他说:“此刻的中国是一个充满剧情的时代。”就在陈丹青说出这话的同一年,中国倾举国之力举办了有史力来最奢华的奥运会;两年之后,她的GDP总量超过日本,跃居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奇迹”、“中国模式”等词语开始被人们广泛谈论。表面上看,她似乎繁荣昌盛、光鲜动人,可只有生活在其中的人才知道,在这荣耀的背后隐藏了多少看不见的画面,湮没了多少听不见的声音。大二时起,我开始对抽象的宏大叙事感到无比厌烦,并热切的渴望用自己的双眼、双耳、双脚去感知这片被称为祖国的陌生土地。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我知道了甘小二和他的《举自尘土》。

  从刚知道这部电影时起,我便将它放上了“最想看的电影”的列表,一是因为它讲述的是这个国家中最普通的一群小人物的故事;二是因为这几乎是第一部以中国基督徒——这个和我有同样信仰的一群人为主角的电影。可惜这部电影从未公映,只在各个影展中播放,所以一直没有机会观赏。阴差阳错,没想到竟然在香港求学期间偶然看了这部电影。

  电影的故事很简单,可以说就是一个河南农村基督徒妇女的生活速写:丈夫因职业而患矽肺,经济拮据之下只能在村里的诊所输液等死;女儿的学习非常出色,却因交不起学费而被勒令退学;而女主角小丽只能靠起早贪黑的做蜂窝煤和昧着良心为村里公认的坏人陈顺军运砖来赚取微薄的收入,以支撑丈夫的生命和女儿的学业。生活的重负让这个还算年轻的妇女透不过一口气,整部电影里除了必要的应和,她几乎一言不发。在中国,这似乎是一幕再普通不过的悲剧故事。对于农民,这个1949年以来被掠夺的最干净、牺牲的最彻底的群体中的大部分人来说,生活本身就成为一场无止尽咒诅,充满了苦难、无奈和绝望。面对这样的处境,基督信仰能给他们带来什么?小丽的信仰很虔诚,她背负着生活的重担,却仍坚持去教会练唱;面对每餐相同的稀饭馒头,却仍不停祷告谢饭;在陪伴久卧病床的丈夫时她坚持带着圣经去读经、祷告……可最终她的女儿却因拖欠学费被勒令退学,她的丈夫因为付不起医药费被终止治疗,而她也不得不在丈夫的终止治疗同意书上签字,用自己的双手结束了丈夫的生命。

  卡尔•马克思曾说过这样一句人人皆知的名言:“宗教是人民的鸦片。”这句话后来成为了大多数中国人对宗教的看法并被写进了中学的《思想政治》教科书。我们在十五六岁的懵懂年纪便被教导宗教除了能让人在苦难中自我麻醉之外不能带来任何其他改变,最后只能让人们在苦难中沉沦。小丽的故事似乎成为了对这句话的最佳诠释,就算你的信仰再敬虔,苦难仍是苦难,荒凉依旧荒凉。主耶稣不能让帮你的女儿缴清学费,主耶稣也不能让你的丈夫起死回生。那么,信仰的意义何在?

  这个反问似乎掷地有声,但信仰带来的改变却常常与我们原本的期望大相径庭,就像耶稣来到世间并没有给犹太人带来一场复国运动,而给是给我们每个人带来了一个新的生命。门徒们在耶稣被钉上十字架后的心灰意冷,便是我们此刻的伤心绝望。我们以为对小丽来说救赎就是丈夫身体健康、全家奔向小康,可耶稣却说救赎就是“吃我的肉,喝我的血,分享我的生命”。

  救赎还是沉沦,这依然是个问题。用马克思主义的视角来看,信仰给小丽的生活没有带来丝毫改善:丈夫依然过世、女儿依然辍学、家庭依然赤贫、生活依然看不到一丝希望,这几乎满足了沉沦的一切构成要件,如果你做不了什么能让生活有实质的改变,便只有在此永远沉沦。可耶稣这时突然闯进了小丽的生活,祂并没有要求这个没有能力对生活做出任何改变的弱小女子去改变生活,去拯救世界,祂只是默默的陪着她,将生命的道路指示给她:“我们人类本是一把尘土,上帝把我们变成了一个人,然后将祂的灵气吹到我们身上。源于尘土又归于尘土,短暂的生命历程全赖上帝的恩赐。举自尘土是我们卑微,同时也是我们的幸运……”

  小丽的生活中充满了太多艰辛与无奈,而其中些许的明亮之处也都与教会有关:丈夫卧病在床时弟兄姊妹们的代祷和守望;在女儿辍学之际弟兄姊妹的奉献和帮助;甚至连丈夫去世后的葬礼,也因为坟前的那场证道而显得平安。在令人绝望的生活面前,许多人都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但在耶稣陪伴下的小丽并没有选择沉沦。她只是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做着各种各样能使生活变得稍好一点的事情,而将剩下的都交托给上帝。生活将最沉重的负担加之于她:重病的丈夫、幼小的女儿和赤贫的家庭。可在她的身上,我分明又看到了人性中最闪亮的东西:信心、盼望和爱。

  电影的结尾,小丽用弟兄姊妹的奉献缴清了拖欠的学费,女儿终于可以重返校园。晚饭的时候,小丽和女儿坐在饭桌前,唱起了那首谢饭歌:“Thank you Jesus, Thank you Jesus, for the food, for the food. Thank you for your blessing, Thank you for your blessing. Amen, Amen!”歌声中听不到恐惧和担忧,让人感到的只是母女俩的感恩和上帝所赐的“出人意外的平安”。

  用导演甘小二的话说,这便是“肉体的战栗和灵魂的平安”。英文中词典对“救赎”(Redemption)的是这么定义的:“the state of being made free from the power of evil.”我恍然大悟,原来救赎的含义,便是主祷文中那句“救我们脱离凶恶”,而“灵魂的平安”便是救赎的果效:即使身在无尽黑夜之中,眼里却看见光明;即便身处死荫幽谷,心中却充满盼望。

  原文发布于:

  http://joeychik.com/?p=361

  《举自尘土》影评(十):舉自塵土:泥裡的福音

  (劇透;原載於香港學生福音團契FES中學生雜誌<<catch>> #89) 很奇怪,選電影看的時候,我偏愛那些醜惡的東西、惹人討厭的、沉重的題材,因此我不看本地那些「福音電影」,因為它們所呈現的世界太美好了,美好得不真實,似乎美好得不需要福音----彷彿福音已經「完成」了,故事結構大多是:「主角遇上困難-->信仰的介入-->困難得到解決-->平安喜樂」。乜都搞掂晒!好!但那不是我所認識的世界,即使教會作為基督的身體已立在地上,也不是那種「福音電影」所呈現的,盼望已然完結的世界。光明不需要盼望,黑暗才需要。那些描述人間黑暗的電影,每每在呼喚著希望。 <<舉自塵土>>是宗教電影,而非「福音電影」,由國內導演甘小二創作,是一齣沒正式上映的獨立片子,講述一條河南村子裡一個基督教家庭失去一個父親的故事。這樣的電影,當然沒可能在電影院放映。 這不會是「福音片」,因為我看到的盡時痛苦,而且是漫長的折磨。患病的父親小林最終沒有奇蹟地痊癒,痛苦至死;沒有甚麼純樸的農村,那些與小林一起長大的朋友們都是虛偽自私的小人;主角小麗的女兒乖巧懂事、讀書成績又好,卻因為交不起學校的收費(其實國內應是免學費的)而遭停學。好人沒好報。小麗勉力地騎著三輪板車幹著體力活,有一餐沒一餐的,默默承受生存的重擔。有甚麼人會因為看了這樣的電影而決志信主? 但我覺得這才是福音。莊子說「道在便溺」,福音也在苦罪之中。這裡的福音不能改變製造苦罪的來源,良善的人只能默默忍受沒有公義和殘酷的現實。小林本是煤礦工人,發掘國家發展所消耗的能源,結果連生命也消耗掉,患上了致命的塵肺病。那聘用他的公司也不知是否合法的,出事後也沒作甚麼賠償,只是派人到醫院放下 「禮物」(好像是水磨年糕)就走。他窮得連病房也住不起,只能在走廊末端放一張床吊生理鹽水,讓生命點滴溜走。 他本來還有一些老同學,在村裡一起長大,今天都有下一代了。他們的姿態就像一家人,常常自出自入小林家門,對小麗和小女兒說甚麼不用擔心,哪天小林出了事會幫忙照顧甚的。那堆人包括了小女兒的班主任,虛偽的代表。孩子有一天終於因為長期拖欠學費給停學了,自個兒走到醫院探望爸爸。晚上小麗和孩子吃飯時,班主任突然出現,穿著黑色皮褸邊抽著煙,像個黑社會更甚於教師 ,一邊解釋為何孩子須停學。旋即另一老同學騎著摩拓車就衝到門口催班主任快走,因為他們趕去賭錢。他們不是說要幫忙的嗎?結果有錢在賭桌上「奉獻」也任孩子給停課。 最後帶來實際幫助的還是教會。但導演沒有添加諸如傳道人說教、拋擲<<聖經>>金句等突然硬銷的手法,卻保持距離地以一種平實的調子讓教會群體呈現為主角生存環境的一部分。小麗是教會敬拜樂隊的成員,整齣戲中,鏡頭就迴旋於教會事奉、醫院探病和養家吃飯之間,構成一個貧困信徒家庭的圖像。小麗在敬拜隊裡,還是有輕鬆歡笑的時候。導演把小麗塑造成一個沉實內斂的角色,很少流露情感,當別人問候小林的病況時,她大都說「好」,平穩而不無壓抑的內心沒有被放大,沒有大特寫逼問角色的內心,沒有她夜闌人靜時痛哭的鏡頭,也沒有配樂去渲染情感。一切都很平常,以痛苦為平常地活、撐。 後來弟兄姊妹籌了一筆錢給小麗,讓她給小林付醫藥費。小麗卻決定把錢給女兒交學校的費用,把丈夫從醫院裡接走,終止治療。導演完全沒有把這情景演繹為道德兩難,省去了小麗有否情感掙扎的描寫。他只是在小麗以三輪板車把小林載回家時插入電影中唯一一段非真實時空的、角色內心的主觀描寫:昔日騎車的是健康的小林,坐在後方的是小麗,笑得如花般燦爛。俱往矣。這組鏡頭直接駁到小林的喪禮,彷彿一點的掙扎與不捨也是多餘,只留下回憶中的快樂。那段回憶是小麗的回首?還是小林最後的快樂?抑或是夫妻間不需言語的心靈契合? 這樣的處理手法也是「非福音」(非佈道)的。教會的協助並非在劇裡簡單地作為主角所面對的困難之解決,然後線性地指向大團圓結局,齊聲讚美上帝就完結。教會的幫助反而把主角引致一個更複雜的抉擇當中,然而導演卻選擇用極簡約的方式去表達,顯得這倫理抉擇也是平常的、沒有甚麼大不了的 ,是信仰生命的一部分。小林沒有因為信仰而奇蹟康復,不義的制度和人也沒有受制裁和改變,而死亡於小林也不啻是一種解脫。<<舉>>的故事結構並非「「主角遇上困難-->信仰的介入-->困難得到解決-->平安喜樂」的福音模式,而是: 困難--> 福音--> 解決--> 平安--> 並行的模式,對於在農村信徒群體裡長大的導演而言,這才是真實的信仰結局可以是困難的勝利;死亡也可以是解答;平安的信仰一直都在,就像那些醜惡的人和事並存於生活之中。一個困難過去,其他的會繼續,小女兒的學費將來也不肯定能交上。但這個沒有消滅苦難的信仰結終堅實地存在著。信仰並不是「解決困難」的消費品,如殺蟲水或心理醫生。盼望不在改變事物的能力,所以也不體現在那些追求能力的男性身上。我們反而在導演故意低調的鏡頭下,以及看似過場的小情節之間看到:農婦的堅忍,一種無法被苦難奪走的平安;自問曾幹過很多壞事的教會弟兄,被今天仍未悔改的同輩揶揄時,請對方監察自己 的那份謙卑(想像已戒毒的信徒請仍在吸毒的損友監察自己);還有最人感動的,是小女孩被停學,把班主任和其他「叔父輩」的虛偽都看在眼裡後,在禱告中不忘祈求班主任悔改,那是基督的心腸。 這樣看<<舉自塵土>>不是福音電影,卻是有福音的宗教電影。福音不在於解決困難的神蹟裡,卻在聖靈所結的果子中,叫人心意回轉。常人理解的神蹟都是為了讓人看見,因而多是炫目的,像迪士尼的煙花;但聖靈之工作散佈處處,卻非人人能見----原來看見別人身上的果子,也是聖靈在你心中所作的工。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