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吧-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给女儿结扎的妈妈

当前的位置:文章吧 > 原创文章 > 原创精选 >

给女儿结扎的妈妈

2019-10-13 10:30:14 作者:陈玉梅 来源:真实故事计划 阅读:载入中…

给女儿结扎的妈妈

  十六年前的一场车祸,让盛琳女儿智力永远停留在了六岁。为帮助女儿成长,盛琳在自己创办的残疾人就业中心见证了最沉痛女性困境,并因此卷入了权利纠葛真实故事计划 499 个故事

  故事时间:2018 - 2019年

  故事地点:山东一阵凉风吹过,残联维权部的会议室里静得可怕。我偷瞄一眼同事表情,压低声音,尽量用平和语气继续读道:“别以为小英家没人了,就如此胆大妄为横行霸道。你有什么资格给她结扎?小英是傻子,但我们不傻......”不久前,维权部收到两封举报信,矛头直指县里一家残疾人辅助性就业中心的负责人盛琳。 信中表示,盛琳曾在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给就业中心患有智力缺陷女孩避孕药、做结扎手术,造成女孩身体受到伤害。近年来,残疾人辅助性就业中心愈发普及,患有精神、智力、肢体障碍的人可以在就业中心做些力所能及工作,换取报酬照顾。而盛琳开办的就业中心一直是县残联的重点扶持对象。出了这样的事,大家脸色不好看,主任将身后窗户猛地一关,指派我尽快将事情调查清楚。回到办公室,我立即给盛琳打去电话,出乎我意料的是,盛琳丝毫没有辩解,只是语气淡淡地说:“事情是我做的,欢迎您来调查。”第二天一早,我按约定时间来到位于市郊的就业中心。四间明亮的小瓦房环抱着院子白色货车停在一侧,屋前屋后种满了淡粉色的小花,就业中心的环境比我想象干净许多。一身蓝色格子衫、灰色西裤、头上扎着利落马尾,盛琳正清清爽爽地站在门口等我。五年前,她带女儿到残联咨询政策时,我们曾见过一面,时间似乎没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她看起来还是一副清瘦文静模样。将我带到工作间,盛琳说她要去准备东西,我赶紧四处看看,试图寻找蛛丝马迹。十八个患有智力缺陷的女孩正安静地伏在桌子上做手工患病程度轻些的女孩将草绳一条条地盘起来,缠上丝带不一会儿手里就扭出了一朵小花。病情严重的只能做些粘纸袋的工作,有的姑娘抹来抹去,倒是涂了自己一脸胶水。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没过一会儿,盛琳从房间里走出来,掏出手帕给姑娘抹了把脸,顺手递给我一个厚信封说道:“我不擅与人争辩,事情的全部经过都在信里,我为写下的每个字负责清者自清。”我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她扭过头不再说话。离开就业中心后,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信封。“我不仅给安盈吃过避孕药,为我女儿佳佳和小英做过结扎手术,还为虹虹切除过子宫,生为女人,对她们来说,是场灾祸。”盛琳在信纸的第一页写道。不愿当面谈起的过往在信纸上铺开。十六年前,盛琳和丈夫带着六岁的女儿佳佳去郊游,一家人开开心心地上了大巴车,不曾想回程路上,车辆突然失控翻倒。盛琳神奇地没有受伤,却眼睁睁地看着丈夫和女儿浑身是血地躺在一旁。两天后,丈夫因伤势过重去世,女儿也因脑部受损,被鉴定为一级残疾人,智力永远停留在了六岁。没法接受现实,盛琳带女儿躲在家里,每天拉着窗帘,锁好门,亲戚朋友一概不见。没人知道她是怎么扛过去的,等再出现时,盛琳脸上平静得像从未有事发生,她向家人宣布:不再改嫁,要独立照顾佳佳一辈子日子天天过去,曾经开朗聪明的女儿变得只会痴痴傻笑。为了防止女儿受到伤害,她不敢再让佳佳上学,用自己设计课程,每天哄着女儿认些简单的字。白天在高中语文老师,一下课就赶紧跑回家照顾女儿,这样奔波的日子,盛琳坚持了九年。眼看佳佳十五岁了,为了让她学些自立的本领,盛琳带她来到残疾人就业中心。那是家男女混杂的就业机构,总有些患有智力缺陷的男性直勾勾地盯着佳佳看。盛琳不放心,请了假陪在佳佳身边,可最让她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那天晚上,一个神智不清的男性突然跑过来撕扯佳佳衣服,盛琳上前阻拦,被男人两拳打倒在地。佳佳吓得哇哇大哭,场面失控,没人制止。“我带着女儿逃回家,发誓不再让她经历这样的事,正好那时政府扶持残疾人就业,我就想着自己办一家就业中心,只招收有智力缺陷的女孩,为像我女儿一样孩子们,提供一份保护。”盛琳在信里道出了开办就业中心的初衷。一遍遍地申请考核,事情卡在了最后一步,县残联不同意只招收女孩的方案,就业中心的资质审核被搁置。为了这事,盛琳不停地找领导据理力争,给省、市残联写信,不知得罪了多少人,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拿到特别审批。办完手续,盛琳拿出自己全部积蓄,又向亲戚朋友借了十几万,租下市郊宁静四合院成立了一家残疾人就业中心。远离喧嚣的院子成了女孩们的避难所,盛琳跑到特教学校福利院和女孩家里,把孩子们一个个接过来。她组织自己的女性亲戚,义务为孩子们洗澡、理发、教给她们基本的生存技能和手工活,让女孩能自己挣到一份尊严收入。有智力缺陷的孩子很难得到家人的关爱,许多女孩子刚到就业中心时蓬头垢面,一身异味。盛琳看着心疼,挨个为她们剪指甲、换新衣服。怕她们扎伤手,坚持不让她们用剪子工作。她把所有孩子都视如己出,那次听到女儿炫耀妈妈经理,自己可以不干活,从未对佳佳发过脾气的盛琳,狠狠责骂了她一顿。本以为这样就能保护好女孩们,直到小张的出现打破了她的幻想。一次闲聊中,邻居大妈告诉盛琳,附近有个叫小张的女孩,脑子有些问题,自从被邻居爷爷性侵后,一直被家人嫌弃。前两年,小张被家里人借口撵了出去,在街上遭遇了更多男人的欺辱,还生下了孩子。现在小张正流落街头,孩子也不知所踪......盛琳听了,赶紧按大妈说的地址去找小张。在街上寻觅了几天,看到小张时,小女孩正脏兮兮地坐在垃圾桶旁。把小张带回就业中心,为她仔细清洗身体,送她去医院检查医生告诉盛琳,小张不仅生过孩子,还有过流产记录,上次流产几乎要了她的命。“小张的遭遇一直扎在我心里,对于这些女孩,任何疏忽可能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从医院回来后我就在想,等我离开人世的那天,佳佳怎么办?谁还能保护她?于是,我带她去医院做了输卵管结扎手术,永绝后患。可不是每个家长都能理解我的苦心,我给安盈吃避孕药也是为了......”信刚看到一半,维权部的电话响了。自称小英表哥男子在电话里直嚷嚷:“你们残联怎么回事,举报了也不给个回复,你们打算怎么处理那个女人?”我如实回答:“举报信里涉及的内容,我们还在调查取证。”那边小声地嘟囔着:“什么态度,不搞倒她这事没完。”座机上的来电号码有些陌生,我把它输入手机发现归属地居然是一个东北小城。我又找出就业中心的档案,仔细翻了一遍,小英只有一级智力,属于最严重的智力残疾,可她是个弃婴,一直生活福利院里,从哪冒出个东北表哥呢?还没等我理出头绪,又一个电话打来,安盈家人为避孕药的事,闹到了派出所警方通知盛琳的上属单位负责人到场调解。派出所里,盛琳还是一副淡淡的神情,面对安盈家属的指责始终没有说话。警察把我叫到一边,告诉了我事件的全部经过。几个月前,安盈突然告诉盛琳,她有个很帅很帅的男朋友。盛琳预感不好,可安盈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她也问不出什么,只好一边加紧对安盈的看管,一边暗自在她的饭里掺入避孕药粉末。就业中心不限制员工人身自由,安盈偶尔回家居住,盛琳只能跟着提心吊胆。那天安盈从家里回来,整个人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盛琳一看就慌了,赶紧把她带到办公室,仔细一看,裤子上果然都是血迹疼痛难忍的安盈哭唧唧地说是男朋友弄的,盛琳赶紧打电话叫来她的家人。安盈姐姐一看这番场景,立马哭了出来,一边责怪盛琳看管不力,一边哀嚎“这要是怀孕了可怎么办,生下来怕不还是个傻子啊。”可当听说盛琳曾给安盈服用过避孕药,她像是抓住了把柄般瞬间变脸。“那你就是明知道她和外面的人不清不楚,还不管好她喽!这事得你负责任”,撂下这句话,安盈姐姐抓着包,头也不回地走了。盛琳没办法,只好带着安盈去报警,可警察一调查,原来所谓的男朋友也是个智力缺陷者,长期被家人用绳索绑着,不知什么时候挣脱了绳索,家里没人在意男生跑到街上,这才认识了安盈。举报信没结果,安盈姐姐又拉着盛琳来到派出所,不断指责盛琳的失职。男方家长也在一旁叫嚣,“当初谁让你报警的,你不知道我家这位也是个傻子吗?要是她怀孕了多好,你还给她吃避孕药,这不是给我家断后吗!”双方吵来吵去,我和民警只能半调解半恐吓道:“这种情况,女孩一旦怀孕是要劝其流产的。流产,女孩遭罪,男方要承担责任,家人也有连带责任。就算不怀孕,你们两家也有监护责任。”一番拉扯下,闹剧最终以男方家人道歉并赔偿收尾。安盈的事暂时有了结果,出了派出所,我安慰盛琳不要多想。她点点头,看着前方的车流自顾自地念叨起来。“你看到信里有关虹虹的事情了吗?虹虹是我们那一个先天愚型的女孩,她眼距宽,两个眼睛向外方斜视......”在盛琳的叙述中,我知道了虹虹被摘除子宫的真相。虹虹在家生活时,每次来月经都会将经血涂得到处都是,一边涂还一边嘿嘿傻笑着,每当这时,父亲和哥哥都会劈头盖脸地打她。虹虹妈眼看女儿被打得鼻青脸肿,也不敢上前劝一句。后来,虹虹妈找到盛琳,希望得到帮助,将女儿的子宫切除。盛琳有些为难,看着孩子被打又于心不忍,在与虹虹妈签署合约书后,盛琳找到一家公益组织,办好手续,带着虹虹去医院切除了子宫。这边刚做完手术,虹虹父亲便找上门来,把一份虹虹妈也有智力缺陷的证明拍在盛琳面前。看到这份证明盛琳什么都明白了,虹虹父亲准备告盛琳,当然,如果可以的话,私了最好。盛琳听完,从包里掏出了所有手续证明,一张张地摆在桌子上,留下一句“如果要告的话,我们先去医院鉴定,虹虹妈到底有没有智力缺陷。”那边没了声音。说完这些,盛琳低头露出了复杂笑容,说道:“事情总是这样,没关系,我都习惯了。”“但是小英,她是个孤儿,自从我把她接到身边,就将她看做自己的女儿,为她洗澡、处理月经。她没有父母,安盈的事发生后,我决定给她戴上节育环,你说如今怎么突然冒出一个表哥,还能知道我给她带环的事?”我不知该如何接话,只好和盛琳一起看着车流发呆。回去后,我找到小英曾经生活的福利院,根据那边给的信息查来查去,找不到一丝小英和东北的联系。我把调查结果交给主任,他似乎有些不满意,嘴里重复着“怎么可能,你再去查,盛琳肯定有问题。”我觉得有些奇怪,嘴上答应着,暂时将盛琳的事情放在了一边。半年前,主任因挪用公款,收受贿赂落马,我再给小英的“表哥”打去电话,那个号码,变成了空号。- END -撰文 | 陈玉梅编辑 | 马延君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读者发表的读后感】

查看给女儿结扎的妈妈的全部评论>>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