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吧-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江歌案遭遇大反转:陈世峰称江歌先起杀意…江妈妈猝然昏倒,法官

当前的位置:文章吧 > 原创文章 >

江歌案遭遇大反转:陈世峰称江歌先起杀意…江妈妈猝然昏倒,法官

2017-12-15 17:46:08 作者:在风 来源:下一站 阅读:载入中…

江歌案遭遇大反转:陈世峰称江歌先起杀意…江妈妈猝然昏倒,法官

  文 /  在风    

  今天是江歌案庭审第五天,是我看直播以来第一次看哭了的一回。这五天以来,大家都感受到了一个在拼命脱罪,一个在疯狂撒谎,反而是江妈妈一直在克制着情绪,尽可能保持冷静,就算哭也只是捂着脸克制地哭。

  今天这篇文章,将不仅讲述江歌案最新庭审情况和疑点,还会再度深扒刘鑫、陈世峰以及陈世峰律师的细节。同时说说江妈妈的情况,尽可能让下一站的站友们了解更多更深入的信息。

  面对刘鑫和陈世峰这五日庭审来的表现,面对庭审上曝光自己女儿的尸检报告和照片,面对这场旷日持久的正义鏖战,她终于撑不住了……

  江歌案庭审第5天:江妈妈突然晕倒,休庭。

  为什么江妈妈会突然晕倒?

  因为陈世峰的律师问到陈的意愿赔偿,说“你应该尽可能去做”。

  陈世峰此时回答:“我什么都愿意,只是不知道怎么去赔偿一条命。”

  就在此时,江妈妈突然晕倒。开始急救,并暂时休庭。

  在场记者李淼直播报道:“江妈妈用手抚胸,律师检方在一旁很着急,法庭工作人员出现几人,临时休庭。江妈妈在椅子上向后仰的时候,黑色发卡掉在了地上。”

  紧接着,更刺痛人心的一幕发生了:

  陈世峰说:“刺江歌时,我全身都在打颤,蹲下时地上全是水,我当时尿了一裤子。”

  又说:“杀死江歌也就十秒钟,拔出江歌脖子上的刀时,看到很多血,那时候感觉世界特别安静,耳朵听不见声音,感觉身体在飘。”

  江歌妈妈:啊!(大哭)

  然后更戏剧性的,是“狗咬狗”的一幕发生了:

  陪审员问,“刘鑫说案发时门一直关着,而你说,刘鑫打110的时候门是半开的,这是怎么回事?”

  陈世峰说:“门半开的时候,刘鑫还没报警。刘鑫在11月3日给警方提供口供说过:听到外面有转动门把手的声音,这是案发后没有多久的事情。后来却改口说:没有锁门,什么也没听到。——那么大的漏洞为什么没人注意?!

  此时法官驳回,因为被告没有权利表述自己的推测。

  而很多人还不知道,江歌被害那天陈世峰即将和别的女性同居:

  问:案发时,你就要和别的女性同居,是吗?

  陈世峰:是的

  问:和别的女性同居很紧急吗?

  陈世峰:那一周她(陈世峰新女友)发了我很多房子的照片,让我先去看房子,说那个礼拜六就去看。

  问:但你不是想和刘鑫复合吗?直接不去和那个女生同居不就行了吗?

  陈世峰:日本租房很麻烦,租金押金很贵,解除会很浪费钱。

  当时现场的斑斑血迹,触目惊心

  如果上述已经很残忍,那么昨天的庭审更是令人咋舌。

  昨天整天庭审的主角都是陈世峰,坚持咬定自己是“杀人未遂”,并非“故意杀人”。

  首先,陈世峰说:刘鑫撒谎了,是江歌先刺的我!

  “江歌突然拿出一把刀,向我的腰刺过来。我用左手去挡她的刀,她把刀又拿到了左手上,换手后,立刻就刺了过来。”

  接着他说,“我试着把刀夺下来。想把她手掰开。我要是想弄伤她,就直接刺她了,不是吗?

  “我以为可以完全掌控。如果我松手,刀不知会刺到哪里,我不能松手。我准备将她手固定在墙上,她反抗,我想夺下来,瞬间,她也许想把刀挪到别处,也许力气没有了,刀一下子刺到她的喉咙。

  陈世峰说:是刘鑫把江歌推了出去。

  “刘鑫把江歌推出去时说:三叔,你坚持住,我害怕。但我再三回忆,刀到底从哪里来的?由于发音很相近,可能刘鑫把江歌推出去后说的其实是:三叔,你接住(刀),我害怕。”

  “随后江歌忽然拿出一把刀,用刀刺向我的眼睛。为了躲避攻击,我用右手紧握住江歌持刀的双手,想把江歌的双手摁在墙上,可能在冲突之中,不小心划或者刺到了江歌。具体是刺还是划,我自己也记得不太清楚了。

  “在江歌倒下后,我呆了好一阵,才蹲下去查看她的伤口。我当时看到她倒在地上,脖子上还插着刀,于是第一时间拔出刀,然后用袖子捂住了伤口。

  “这时我听到屋内刘鑫报警的声音,心想‘完蛋了,学也没法上了,这跟杀了人没什么区别,救了江歌还要负担高昂的治疗费用’。”

  陈世峰想到自己父母的经济压力,又由于他想到刘鑫在屋内,没有亲眼目睹事发经过,于是抱有侥幸心理想着还不如把人杀了

  “江歌受伤1-2秒后,我下决心把江歌杀死,用刀刺向她。在把刀刺向江歌的时候,我整个手都在发抖。”

  当时听到陈世峰的这个回答,江歌妈妈顿时忍不住哭了。

  然后,陈世峰开始在法庭上向江妈妈道歉:

  陈世峰在庭上表示,想透过法庭,对刘鑫,对杀人事件受害人江歌和江歌妈妈,说一声抱歉,“我此生都无法原谅自己,真的真的对不起”。

  “特别是对江歌的妈妈,我无法用言语去表达对自己的憎恶,真的真的对不起。”

  陈世峰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看向了庭上江歌妈妈的方向。

  接着,陈世峰与陈世峰的律师先后哭了:

  庭审上,问及“你能想象江歌遇害当时的心情吗?”

  陈世峰说,“江歌一定不想死,江歌可能会想:我还有妈妈,希望有人来救救我。

  说到此处,陈世峰泣不成声,背部发抖。陈世峰的日本律师也哽咽,一名陪审员女士用手帕擦眼泪

  江妈妈时而点头、摇头、没有太大情绪波动,看向前方。

  然而,最值得注意的是:陈世峰的“道歉和哭”举动。因为日本在审理杀人案时,被告人是否在庭审中道歉,也是法官、陪审员等量刑的依据之一。也就是说:陈世峰虽然杀了人,但他在庭审中道歉了表示了悔意,那是很可能会得到酌情减轻量刑处理的。

  但是!尽管庭审时你陈世峰表现得很配合,歉也道了,泪也流了,但是这几个矛盾疑点并没有得到解决:

  ①和刘鑫的聊天记录

  陈世峰在和刘鑫的微信聊天记录中显示,“为了追回你,我会不顾一切”,检方认为“不顾一切”含有杀意。

  ②一个月里就杀人当天没使用地铁卡

  根据陈世峰的交通卡信息,一个月以来陈世峰几乎每天都用地铁卡,为什么就案发当天没使用地铁卡?确定不是有意规避自己的行踪?

  ③背包当中的“换洗衣物”

  陈世峰说在杀害江歌后,换上了背包当中的衣物,并在行凶后把带血衣物放回了家里的洗衣机里洗。但是为什么自家洗衣机在能用的情况下,还要去干洗店洗衣服?难道这些“换洗衣物”不是为行凶而准备的?

  ④最矛盾也是最有力的的一点:陈世峰描述凶器刺入方向的供述前后不一致

  案发后,陈世峰录口供时曾表示,是从左边刺伤了江歌;但在第四天的庭审中,陈世峰却说,“我是从右边刺伤了江歌。”

  面对这些疑点,陈世峰并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而是数次反驳回去了:

  不知道,事实就是事实。本来就有这个事实。你问我,我才回答,我不能主动告诉你啊,对吧?

  江歌遇害公寓

  再来看看刘鑫,你会发现她和陈世峰真是绝配啊!

  刘鑫庭审说来说去,主要都是这一点:否认递刀给江歌,同时一再强调自己没有锁门!(之前写的文章刘鑫出庭崩溃大哭:“我没锁门没递刀!我以为江歌在外面闹着玩!!”已经说到了这些)

  但是,陈世峰律师提出的质疑几乎彻底完爆刘鑫,他“极其细致”地指出了刘鑫前后证词3大矛盾点:

  这里我想插播一段陈世峰律师的资料,由于很多人在后台问这个律师到底是谁?

  之前我猜测这个律师是日本人,但发现江歌妈妈的律师才是日本人,而陈世峰的律师是位中国人,名叫陈枢

  陈世峰的律师陈枢曾为李天一做过无罪辩护——这里值得注意,李天一大家还有印象吗?他未成年,却涉嫌强奸。而这位陈大律师,为李天一做的不是有罪辩护,而是无罪辩护!!

  好了,接着往下说说陈律师是如何“极其细致”地指出刘鑫前后证词3大矛盾点的:

  矛盾点①:前后语气不对

  根据刘鑫去年12月7日录的口供是:把门锁了,你不要骂(闹)了。——当时并没有“怎么”这个词。

  检方:你说了什么

  刘鑫:怎么把门锁了,不要闹了

  刘鑫:当时口语里“么”字没有说的太重

  检方:报告书上没有“怎么”两字,为什么?

  刘鑫:因为电话是在我话说到一半接通的

  对此,刘鑫庭上补充:当时警察记录下的内容,我仅指出了“骂”字不对,没有敢多说,因为警察说我的信息不准确,我的话就没用了,只是对警察纪录做了更正。

  陈世峰的律师:“检方口供是命令型,为什么今天变成了疑问型?”

  矛盾点②:刘鑫说没听到门铃,那为什么又说按门铃的人可能是男的?

  检方:录音中有门铃的声音,惨叫声,你都没有听到?

  刘鑫:当时没有注意

  陈世峰律师:“根据警方的报警录音,警方说‘按门铃的人是男是女?’,你说‘可能是男的。’也就是说,你听到了门铃吧?

  矛盾点③:刘鑫说案发时什么也没看见,没看见为什么要叫救护车?(注意:这里是救护车,而不是报警)

  陈世峰律师:“警方的录音报告中,你说:请叫救护车!但你之前又说‘什么也没看见’,既然没看见为什么要叫救护车?”

  不管陈世峰律师多牛掰,陈世峰和刘鑫又是多么会为自己辩护,综合以上所有,两个人都存在了一个相同的矛盾疑点:

  在警方公布的报警录音中,出现了门铃的声音。

  但是,陈世峰表示自己没看到江歌按了门铃;

  而刘鑫也表示,自己没有听到门铃声响。

  也就是说,不管他们之前说的是真是假,在庭审上,陈世峰和刘鑫两人至少都撒了谎!陈世峰为了减刑而撒谎,刘鑫怕担责任自保而撒谎。

  这五天检察官的反复盘问,几百个问题,他们哪怕再周密,也会百密一疏,开始混乱!对于撒谎的地方没办法自圆其说!因为真的记忆地方没办法篡改,假的记忆没办法当真的说!

  而我最无法理解的是:陈世峰杀了人,刘鑫撒了谎,江歌的尸检报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尽管如此,为什么会有人去骂江妈妈?

  骂的人还不在少数,我直接上图:

  骂江妈妈的同时,还顺带同情刘鑫

  请问说这话的人,你有看过完整的局面报道(关于江歌妈妈和刘鑫)吗?

  你知道刘鑫一直在躲她,又是怎么回复的吗?

  刘鑫父母当时竟然还亲自打电话给江妈妈,这样说:

  刘鑫妈妈对着江歌妈妈说“江歌命短!”——这种话,是人说出来的吗?难道那些为刘鑫和陈世峰洗白的水军都瞎了吗?

  先不说你没经历过丧女之痛,就说有人欠了你一笔救命钱,但是却一直死赖着不还钱,还拉黑你微信,让你无法联系到——一想到那些钱是自己辛辛苦苦,扎扎实实用血汗积攒下来的,你好心借了TA,TA却恩将仇报不还你钱——请问这种情况下,你会有多冷静?你会就此原谅那个不还钱的人吗?

  更别说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被人害死了。换了是我,我可能做不到江妈妈这样明白事理去求个公道,又辛辛苦苦号召了一年,只为求法庭判个死刑。换了是我,可能会干脆直接拿刀捅上去。

  虽说言论自由,但请你们同情刘鑫同情陈世峰时,麻烦请别骂江妈妈,别侮辱一个母亲对女儿最真挚宝贵的爱!

  因为两个人的自私,毁了一个美好家庭,三代人

  为什么江歌妈妈那么可以撑了这么久,只求一个公道?

  在女儿江歌一岁多时,父母就离婚了,而男方离开后从未给过一分钱抚养费。

  对于江妈妈来说,家里有位母亲,有个女儿,但却没钱可以生活。她就背着江歌渠道水库边,打算一死了事。

  而这时2岁多的江歌似乎觉得有些不对劲,在身旁喊着:妈妈回家,妈妈回家。——这是江歌出世以来唯一学会的两个词。

  那一刻,江歌妈妈听完,一下子就清醒过来,并把这一刻视为拯救的开始,把江歌视为自己生命永恒奇迹。

  什么财产都没有,照顾着一老一小,江妈妈是什么熬过来的?

  先是摆地摊,卖布料。

  因为有一次进货途中,被人一路飙车载到了僻静的乡间小道。

  为了顾及家里周全,她给自己买了人身意外保险。

  以后每次出远门,她都写一封遗书,如果自己出事亲戚就按照她所说的照顾江歌。

  日子就这样过了15年,直到2006年,一家三代三口人才结束了租房的生活,还在村里盖起了一幢200平方米的房子。

  又因为四年后村里拆迁,三年后回迁,江歌妈妈幸运地分得了两套房子。

  当时江歌表示希望能去日本留学,于是江妈妈决定卖了其中一套房子。

  日本啊?太远啦!一个女孩子家的!

  家里人反对,朋友也反对,只有江歌妈妈很坚持。

  她知道,江歌高考没考好,心仪的大学上不了,上了两年大学也没好好学——但这些年为了生计,她内心对女儿是有负疚感的。

  江歌一听妈妈要送自己去日本留学,高兴坏了。

  也是从那时起,江歌拼命的学习,整个人的精神气也回来了。——这也可以说是江妈妈拯救了女儿江歌,让她整个人变得更积极向上,更懂事了。

  所以到了日本,江歌半年之内就考上了成蹊大学。

  又还不满十个月,考上了法政大学。

  留学期间,母女两几乎每天都通话,发微信。

  妈妈催她找男友,她就说自己打算30岁不结婚,只想攒够300万日元,然后和她去环游世界。

  江歌妈妈当时心想:留学是她这一辈子为女儿做过的正确的决定。

  由于江妈妈一人撑起的家去开超市,每天都很辛苦,因为身体越来越差,怕拖累女儿的学业,就卖了超市,做起了滴滴司机。

  江妈妈当时就在想:女儿还有一年毕业,卖超市的钱也正好够她一年的学费。

  只是这一切的美好与愿景,都在2016年11月3日那个晚上彻底粉碎了。

  得知女儿被害的消息后,她孤身一人又是怎么应付的?

  她去找刘鑫,刘鑫微信一直不回复她。

  她想知道女儿是怎么遇害的,而事发一个月后,日本警方才逮捕了凶手陈世峰

  于是她开始去跑律师事务所,跑了四五家,都被拒绝。

  她在网上查律师电话,一个一个的打,又被拒绝。

  有的律师听完案情,直接没有回音。

  有的则说要等判决出来后,才能启动国内的诉讼。

  后来,她发现了另一个办法,就是请求判决死刑的签名活动

  只要签名够了,就能启动死刑。

  对于一位孤立无援的母亲来说,那是她最后的一点希望!

  她哪里做错了呢?与其说错,不如说是命运跟她开了一场太过荒诞的玩笑,而她却并不就此向黑暗低头,反而勇敢地在黑暗里奋勇前行。

  从万众一心请求判决死刑签名活动开始,也许早已不是一场一位母亲的抗战,而是我们每个人心中的正义之战。世界上存在着很多不公现象,也许一时无法解决,却不代表我们可以忽视它的存在。一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但一个人接着一个人团结起来的力量是超乎想象的。正如江妈妈所说:“没有大家的帮助,我不会有机会等到庭审这一天。”

  我今天看到一个还算欣慰的新闻,说的是“中国女留学生在澳洲惨遭白人姨夫虐杀”一案,法庭最终判了46年刑期。同时凶手在法庭上承认了所有罪名,并忏悔称“我做过的事情不可挽回,我感到自我厌恶。”

  所以关于江歌案,只要庭审还没结束,我依然相信一切都会有转机,绝处总会逢生。

  “死亡从来不是终点,而是另一个世界。只有遗忘才是终极死亡,所以在爱的记忆消失前,记住你最想拥抱的那个人。”无论最后结果如何,江妈妈都要保重自己。

  ■作者简介:在风,下一站原创专栏作者,个人签名:聪明是最靠不住的东西。©下一站(ID:nexthopescom)原创作品,转载请后台联系。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